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雅典5日游

莫非

22138浏览,6回复
  正好定到一个特价团,去雅典机票加酒店2个人才1万,毫不犹豫办了个签证,虽然有点玄,但是幸好好心的签证官,最快的速度办出申根签证。春节后工作了足足6天,匆匆忙忙踏上了去雅典的飞机。

  第一天(周六)
  搭乘的是卡塔尔航空公司,号称5星级航空公司,去的时候真的可以算是5星级,一整架飞机一共就四十几号人,占领了一排位子,躺平了一觉睡到多哈。转机要2个多小时,多哈机场叫那个小呀,人倒不少,上个厕所得排半小时。阿拉伯人就是讨厌,上飞机的时候,竟然扣了我们的护照,后来发现同飞机的中国人的护照都被扣了,害的我们不能上飞机。也不知道干吗去了,拿了我们的护照兜了一圈,再回来一本一本还回来,真是吃饱了太空。又没入你的地界,再说了,我们还没防你阿拉伯恐怖分子呢,你管我们中国人干吗!气死人了!
  从多哈到雅典飞行4个小时,吃了个早中饭,眯了一会就到雅典了。雅典出关出奇顺利,如在中国一般,拿过护照盖个章完事,没有一句对话。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登上去市中心的X95巴士。车费2.9欧元一位,雅典车子很有意思,必须在车站买票,然后上车在机器上打上日期和时间,地铁也是,没有栅栏,只有打票机,必须打上时间,否则和没票一样,抓到就是逃票,罚40倍!后来在地铁里真看到抓住逃票者。
  车子开了1个小时,窗外开始下雨了,虽然是太阳雨,但是也可以说暴雨滂沱。终于看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猜想大概市区到了,大家还坐着,司机幽默了一句,“终点站到了,世界的中心”,原来雅典市中心宪法广场到了,就是这么一个破广场,看来希腊人还是蛮自豪的。
  幸好雨停了,打了个电话给在国内联系好的中国朋友,让我们在麦当劳门口等他们。吃了些东西,等了20分钟,中国朋友就来了,还带了份英文地图。赶忙把所有的问题问了,象路名都是希腊文的咋看?怎么去酒店?附近最大的购物商场在哪里等等?中国朋友热情地一一做答,还给我们定好了周一的三岛游的票,付了钱,我们就和他们道别见,拖着行李去酒店。中国朋友建议我们打的去,说顶多3、4块的样子。由于雅典都是单行道,我们爬上上行的路,天又开始下雨了,站在车站打的,奇怪的是,空车很多,但都很慢的开过,听我们一说去novotel,都加大油门开走了,奇怪哦又不是很远的地方,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都没法叫到车,我向中国朋友求助,他说雅典的出租是这样的,正说着,一部车里有乘客的出租肯载我们去了,兴高采烈的上了车,中国朋友提醒说付钱只要按计价器的差价付就行了。车子七弯八拐地,计价器5角、5角的跳,没开到5分钟,计价器才4元多,司机就说到了,下车拿了行李,司机说要5欧元,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耳朵,要知道我们上车时已显示2.75元了。司机操着破英语说你们有行李,你们有行李,无奈,只好付了5元。我还注意到,他下车也没有暂停计价器,估计同车的那个乘客也要被宰了。


  所幸酒店还不错,不象欧洲酒店那么小,还有个3人沙发,就是电视机小了点,好象只有21寸。放下行李,再也不敢打的回宪法广场了,我们按图索骥,找到了最近的地铁,雅典的地铁倒是蛮新的,估计是为了奥运会造的,插一句:雅典城破破地,倒也可以开奥运会,简直是个奇迹。地铁票7角一位,在地铁里坐在我们对面的2位老太看到我们看shopping map, 就问我们去哪?我们也忘记了,是attica,还是accati,2个老太热情的说下站就到了,是attica,shopping center,她们还提醒说5点就关门了,我们赶忙谢谢,其实前面路过的时候就看过了,周六7点才关门。不过我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周日所有商店都关门,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失望哦,要知道周日的任务就在市内游,听说卫城2个小时就可以逛玩了,剩下那么多时间不血拚干吗呢?
  不一会就回到了宪法广场,直冲attica,先到专卖店逛逛,希腊营业员客气的说你们可以看看,但是我们已经关门了,不过周二开到晚上9点,只好悻悻然出来,逛了一圈attica,这个雅典数一数二shopping center,牌子多是希腊品牌,虽然在打折,价格还是不菲。大概花了1个钟头兜了一圈,没啥收获,出来碰到一个大狗等着过马路,然后竟然就跟着我们过马路,心里不禁发怵,后来也习惯了,满大街都是大狗,跑来跑去,没人理他们,他们也不扰民。一看表6点了,也该吃晚饭了,翻宝典找到宪法广场边上号称最好吃的海鲜店,找了一圈门牌号也对,但是就是找不到,只好参照书上的第二选择,附近的一家叫delphi的饭店,delphi号称世界的肚脐,本来打算周二去的,听了中国朋友的推荐,说赶半天路就看个阿波罗神庙,不值得。所以放弃delphi,那就在delphi饭店吃一顿。菜单倒是希腊文和英文对照得,可惜通心粉呀什么的也看不懂它的名,就问他有没有鱼,还号称海鲜出名的店,竟然说没有鱼,只有boiled fish,搞不懂boilded fish是白煮鱼吗?随便点了一个鱼汤,2个主厨推荐。拿来黑黑的面包,看了就没有胃口,但是一看帐单,竟然要1.5欧一个,再难吃也得吃。没想到看上去硬的象石头一样的面包,夹上黄油又香又韧,非常好吃。上来一个汤,一大坨色拉,没点色拉呀,吃了再说,快吃完了发觉里面原来是鱼,好象就是我点到那个主厨推荐,要18欧呢,上海都好吃鱼翅捞饭了!另外一个菜是希腊的特色菜叫masaka,其实就是意大利千层饼,里面有茄子、cheese和肉。太油了,不适和中国人的胃,都没吃完。
  吃好饭才7点,商店都关门了,据说晚上雅典治安不好,所以,也不敢乱晃,赶着地铁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周日-所有景点门票免费!)
  一觉睡到自然醒,赶忙拉开窗帘,是个大晴天!享受了一顿美味的早餐。早餐可能是这次希腊之行最大的惊喜,品种多,难得的是味道好,每个菜都好吃,还有三文鱼,太美味了。每天都喝3杯咖啡,一杯橙汁,一个面包,2盆菜,1个鸡蛋,一个水果(后来改酸奶加水果),就是盆子太小了,就骨盆那么点大,得跑2次。
  吃得饱饱的出门,直奔步行5分钟之遥就到的国立考古博物馆(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路上采了一个橘子,没熟,一个字:酸。考古博物馆是雅典二十多所博物馆之中最大、也是收藏最丰富的一个博物馆。和其他博物馆一样,分很多厅,门口也没有讲解的耳机出租或者解说员,不过每样展品都有希腊文和英文的说明。也不是看的很懂。还好做过功课,展品多是古希腊神话里的诸神。
  以前记忆中的希腊都是以小岛闻名,这次出行前做了功课,古希腊文明是欧洲文明的发源地,民主、数学、哲学、戏剧等均源于这个巴尔干半岛上的小国。看希腊文就象看数学书,所有的字母都是以前的数学书里学的符号,象什么Λ Ω Σ ε θ ρ λ都有, 因为希腊是几何、代数的发源地。同时古希腊的神话更是罗马诸神的原型,罗马人照搬了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换了个名字,典故也还是那么些。古希腊的遗迹多是海里挖出来的青铜雕像、大理石雕像,而且大部分好东西都被搬到英法去了,就象卢浮3宝之中的2个是从希腊弄过去的。博物馆可以拍照,只是不能用闪光,所以悠闲地和裸男、裸女们合影留念。镇馆之宝是阿伽门农的黄金面具,阿伽门农就是用木马计攻打特洛伊城并取得胜利的联军统率,也是斯巴达国的国王。面具其实就是一片粗糙的黄金,虽然是公元前6世纪的,但是和埃及的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不能比,那个十八岁就死掉的小法老的面具不管从黄金的重量,还是工艺上都比它高出太多,要知道古埃及文明可是要比古希腊早上几千年。
  博物馆虽然不大,但是人也不多,基本上每个馆都有一个管理人员看着,奇怪的是工作人员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不象别处都是些老头老太,而且长得挺好看的,和雕塑还有些像。博物馆展出的雕像多是少胳膊少腿甚至没脑袋的。一方面是由于岁月风化,还有一个原因是由于改朝换代,后来的统治者往往会把原来雕像的脑袋弄坏而换上以自己为原型的脑袋。基本上都是经过雕刻家重新修复。后来在到博物馆后花园,看到还未修复的文物,那些青铜、石头的雕像经过千年海水的腐蚀,缺胳膊少腿不说,浑身上下布满了恶心的洞,不堪入目。所谓的美轮美奂的雕塑,还是得带着艺术、理想、梦幻地眼光去看,才能发现真谛。
  出了博物馆,找到最近的地铁赶往第二站雅典卫城。
  卫城其实是古希腊时期皇帝和贵族住的地方,建在山头上。其实整个雅典,乃至希腊都是山峦起伏,并不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交通并不是很便利。怪不得某个教授说:古希腊文明应该是这块土地上能发展起来的最高文明了。卫城的大部分文物都不复存在,经过了2千年连绵的战争,卫城也随着历史变迁而消逝,现在其实存在的都是被破坏殆尽,仅存的一些建筑的基石。想想还好是石头造的,如果像中国一样都用木头造,不要说1千年了,1百年不去动它也烂了。石头就是好,虽然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火灾、水泽、战争,怎么还能留下个乱石岗。


  由于不收门票,也不知道哪里是入口。远远就看到了著名的巴特农神庙,里面供的是雅典娜,现在就剩一些柱子。不过后来在晚上看到开灯的神庙,远远看去,看不出残缺,黑夜里闪闪发光,颇为雄伟壮观。巴特农其实在最高处,路上经过酒神剧场(Theater of Dionysus),约为公元320年所建,为希腊戏剧的发源地,也就是个乱石岗,规模也不算大,不过一排一座的国王宝座倒是还保留着。然后上去就看到的另外一个剧场叫阿迪库斯音乐厅(Odeon of herodes Atticus),建于罗马时代,可容纳6000多人的户外剧场,重新修葺后,平日仍有表演在此举行,当年雅尼卫城音乐会就是在这里举办。再迂回上行就是山门,山门才是卫城的真正入口,穿越山门人一下子多起来了,左边看到的是依瑞克提翁神殿,建于公元前 395年,这座神殿最出名的是南侧廊台的六尊女像柱,就是照片上经常看到的,不过这些并非真品,由于空气污染,而由复制品取代。真品在后面的卫城博物馆看到四根存于氮气箱内,另外的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 可惜上次在大英博物馆,就逛了埃及馆和中国馆,和这些少女错过了。不由又想到,当年的英法殖民者也真厉害,啥好东西都往家搬,也不管多大,心黑呀!
  “巴特农神殿,长70公尺、宽31公尺,被48根多利安式列柱所环绕,每根柱子高10公尺,直径2公尺,为公元前440年所建;本来神庙里有一尊象牙和薄金打造成的大雅典那巨像,但后来在被运到君士坦丁堡后即下落不明。西元1687年时,由于神庙内的军火库爆炸,使得部分神庙受损。所幸经由修护之后,再利用雅典近郊山头的石头,勉强恢复了原本的风貌。巴特农神庙是希腊人追求理性美的极致表现,例如柱身看来等宽,其实是中间略粗,以矫正人类的视觉的错觉,又如柱子看来都是垂直的,其实不然,越外围的柱子越往中间倾斜等。”以上这段话是抄来得,一方面偷懒,一方面让我的游记的含知量高些。不过我仔细看了半天柱子,也没看出来倾斜,中间略粗好象是有点。神庙不能靠近,里面也搭着脚手架。只能使劲拍照,可惜背景总是游人如织,要知道现在可是雅典旅游淡季,要是到了旺季会有多少人呀,简直难以想象。
  在卫城可以看到整个雅典城,没有一幢高楼,还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的宙斯奥林匹亚神殿的几根柱子,和几个神殿,猛拍,其实遗迹就是那样,远了看还可以,有壮观的感觉,近看了伤疤就出来了,美不起来了。


  围着帕特农转一圈,卫城博物馆不能不去,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栋小房子里面收集了所有卫城遗留的文物,残缺的雕像、壁画、屋顶装饰等等,很奇怪的是可以拍照,但是不能和人合影,不晓得为什么。在出口处看到了存放在玻璃橱里著名的少女柱真品。
  出了博物馆,最后再看了两眼帕特农,就往山下走。路上没有方向指示,没走多远,看到一条热闹的街,突然意识到这里应该就是雅典最出名的如同迷宫般的普拉卡区,普拉卡区是曲折狭窄的旧街道所组成,纪念品店、银饰店、皮饰店、地毯店、海绵店、咖啡店、小饭店林立。还有几座拜占庭式的希腊东正教小教堂点缀其中,也有表演希腊传统舞蹈的俱乐部和酒吧。其实说起来和襄阳路也没啥区别,都是鳞次栉比的小店,卖的都是旅游纪念品,因为是唯一周日开得商店,所以游客很多,还有不少黑人摆着地摊卖仿冒名牌。到的时候是中午,路边的咖啡馆也坐满了人,还有一些牵着狗的当地人。
  也没有方向,随便找了一家店买了了烤肉串和烤肉饼,有羊肉,牛肉和猪肉。伙计将你点的肉串放在烤架上加热,同时做烤肉饼,说穿了就和我们的肉夹膜差不多,1个大饼中间加上肉、蔬菜、芝士等,由于希腊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期都被土耳其、意大利统治,所以希腊的饮食与这两个国家差不多。烤肉就是土耳其的特产。坐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吃完简单的午餐,我们蹩进了古代广场,其实这个名字是看了书才知道的,英文名叫阿哥拉,希腊的英文,都是音译,阿哥拉是广场的意思,属于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二世纪的罗马遗迹。在这片罗马人留下的市集及集会场所中,所有建筑都已不完整:保存的比较好的只有阿塔洛司柱廊博物馆,和法司特司神殿。
  柱廊博物馆基本上和新的差不多,外面有2排柱子,里面是个小小的博物馆,收藏了一些小的文物,都是些首饰、装饰品等等。没啥很深的影响。然后再往前就是法司特司神殿,这个神殿较巴特农保存的好很多,当然规模也小,至少还看得出一个神殿的样子。法司特司是古希腊神话里掌管灶火的神,说白了就是个灶神庙。
  门口碰到个游客,主动帮我们拍了个灶神庙前的合影,虽然用的也是我们的傻瓜机,但是拍出来就是不一样,看到他背得照相机就知道是专业人员。
  兜完了灶神庙,也就出了古代广场,踌躇着下一站,想起卫城上看到的仅存10几根柱子的宙斯神殿,但是路上也没有个指示牌,只好估摸着大方向试试看,走了大概10多分钟,就看到了出名的哈德良拱门和宙斯神殿。
  哈德良拱门(Hadrian’s Arch)就座落在大马路边上,是罗马时代的凯旋门,于公元131年由哈德良皇帝(Hadrian)建造。而其正后方有15 根擎天长柱和一根倒掉的柱子,就是著名的宙斯奥林匹亚神殿遗址。宙斯是希腊的玉皇大帝,为表崇拜而兴建的宙斯神像是当时最大的室内雕像,也是世界8大奇迹之一,所在的宙斯神殿则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源地,神殿修建历时600年,这个曾经有104 根美丽的科林斯式列柱的宙斯神殿,目前只剩下15根柱子,成为凌乱、荒草蔓蔓的废墟。
  走出神殿,决定去看看有名的议会大厦无名战士纪念碑前换岗,议会大厦就在宪法广场, 我们顺着一条繁华的大街步行过去。一路上经过了国家公园,和古希腊公共浴场的遗址。在古希腊,公共浴场是人们聚集的地方,由于当时国泰民安,就象法老为了降低农闲时的“失业率”而让劳动力造金字塔一样,古希腊的统治者造了很多公共浴场,让无可事事的居民在那里吃饭、洗澡、聊天来打发时间。我想之所以是浴场,而不是其他场所,可能是因为希腊天气炎热,据说古希腊流行的是洗冷水澡,而到了古罗马时期就流行洗温水澡,因为意大利比较冷的缘故吧。
  不一会就到了议会大厦,正好离3点整点换岗还差5分钟。已经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和站岗的卫兵合影,卫兵穿着希腊传统服装,大头鞋,紧身白裤子或者叫袜子,黑色裙子,带着小帽一边一个岗亭各站一人,他们的脸被太阳晒的红扑扑的,虽然面无表情,还是非常可爱。挑了一个帅的合影,大家好象都挑这个,他一定很得意,另外一个心里一定很失落。
  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一回头3名士兵齐刷刷地迈着正步朝我们过来。大家赶忙闪开让出道给他们通过,同时快门乱按。走到纪念碑前,3人停下,边上一位穿制服的军官走过来,给他们整理一下帽子上长长的穗子。然后正式换岗就开始了,反正就是很滑稽地甩着正步,仿佛就是方便拍照似的,每个动作都异常的慢,基本上都要停留2、3秒钟,很有意思。其实这种换岗是每小时,又说每半小时就有的,估计如果夏天的话应该就是半小时,后来有次天黑了经过那里,都没人围观了,他们也在那里换岗,还是那一套,就好奇是不是24小时的。
  意犹未尽的回味着有趣的换岗,走进了麦当劳边上的everest甜品店,据说那里的冰淇淋很出名,可惜大概是冬天的关系,并没见冰淇淋,点了杯咖啡和可可,配上香甜的点心,也不知道叫什么,因为都是希腊文。时不时会有鸽子飞进来找东西吃。一个漂亮的姑娘麻利地做三明治,外国人真可怜,什么东西都往2片面包里面夹,薯条,鸡蛋,蔬菜,肉,想加什么就加什么,然后再浇上酱,估计外国人实在懒,索性所有东西都放在一起,简单是简单了,但是口味都串了,还会好吃吗?虽然看上去蛮诱人的,但是还是没有胃口尝试。
  又没有地方去了,我们只好沿着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走,心存侥幸期望有家店开门。可惜每一家都铁门紧锁,只好隔着铁栅栏看看有啥好东西,过两天有空了,可以目标明确,节省时间,这次来的时间实在是太有限了。走到路的尽头,便可远眺到帕特农神庙,还经过几座拜占庭式的希腊东正教小教堂,所谓拜占庭式就是圆顶的建筑,清真寺风格的。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普拉卡区,找了家规模大些的商店,购置纪念品,出来看到一座很大的古老的教堂,外部正在整修,好象是可以进去的,反正也没事,就进去看看。里面非常暗,点着蜡烛,有点诡秘的感觉,只有后半部开放可以走动,不时有人走进来,给工作人员一些硬币,换几支细长的蜡烛,点燃后插到烛台上就走了,就和我们拜佛烧香似的。还有一位老太太,非常虔诚的在每一副画像前划十字,然后亲吻画像上的人的衣服裙摆,其实就是亲画框的玻璃。
  出了教堂,顿觉阳光刺眼,实在无可是事,找了家人头济济的饭店坐下来吃饭,希腊人的作息也真怪,3、4点钟饭馆里面也坐满了人,这算中饭还是晚饭呀?其实肚子也不饿,才5点不是,但是一方面走累了,另一方面也实在想不出来有啥地方可以逛的啦。
  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菜单就贴在墙上,果然又没有汤,冷天多想喝碗热热的汤呀,只好点了份色拉,点了一份烤肉拼盘,没有汤,就来点酒吧,毫不犹豫地点了希腊最有名的烈酒,Quzo酒,它是由葡萄酒加香料提炼成的,浓度达40%。200ml卖5.5欧,我们一说要瓶quzo,waiter立马朝我们竖起大拇指,称赞我们点的好。色拉其实就是蔬菜配上一块干奶酪和橄榄油,因为除了色拉也吃不到什么新鲜的蔬菜,而且橄榄油也是希腊特产,所以一定要尝一下。Quzo很有意思,一定要配冰块喝,而且和冰块混合后,就会变混浊。一人一小杯后,剩下的就带回来了。后来在超市里看到,一模一样的牌子只卖1.99欧,本来想买点带回来,说句老实话,味道也不咋的,与其放在家里积灰,还是省了吧。
  烤肉放在一个和盘子一样大的大饼上,味道倒是不赖。出来才6点,想想走了一天也挺累了,明天还要早起,乘地铁回酒店吧。
  第三天(周一)
  今天参加三岛一日游的团,6点就起床了,窗外天还没亮,但是看得出没啥云,应该是个好天气。7点就在酒店门口等来接我们的车子,一直到25分才来,上了大巴,上面没几个人,心想淡季就是好,哪里都人少,谁知道车子兜了一大圈,陆陆续续车子上竟然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只有美国人和日本人能分辨出来,因为美国人说的英文听得懂,日本人穿的名牌看得懂。
  上船已经8点半了,照例门口和着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合影。没多久船就开了,赶忙上甲板拍照。上层船舱竟然全部都是日本人,估计是给日本团包了,还有卖folli follie的,金的、银的都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货,围了不少日本人在购买。
  甲板上风不算大,太阳很好,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同时临时抱佛脚地研究着我们要去的3个岛,依按离雅典的远近,分别是盛产开心果的艾伊娜岛AIGINA、摄影爱好者钟情的波罗斯岛POROS、戴妃生前最爱的小岛伊兹拉岛HYDRA 。Aigina岛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有座古希腊神殿的遗迹,船上可以另外报名参加,有旅行车送过去,24欧一位,耗时大概1个多小时。
  我们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不去神殿了,因为周二报名参加了希腊古迹一日游,就是些遗迹,多看也没啥意思,便决定不去看神殿遗址了,更主要的原因是不愿错过Aigina岛上出名的烤章鱼。
  船全速前进,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小岛,就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坐坐、走走、看看,无聊透了,终于11点半的时候,船终于靠岸了。真是一个小岛,码头有不少驴,当地人在吆喝游客骑驴。难倒这个就是Aigina岛了,烤章鱼呢?走了一大圈,都兜到岛的后半边了,也没找到烤章鱼的店,突然想起来,这里应该是离雅典最远的HYDRA岛了,果然在小店里看到了标有HYDRA的纪念品。这个岛特别在没有汽车、摩托车和任何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岛后有不少豪宅,拥有自己的码头,就算民居也是白墙,彩色的屋顶、门和窗,果然有点希腊小岛的感觉了。
  一船的人很快就分流到小巷中。这里没有沙滩,有几处可以游泳的地方有楼梯供游客入水,想来如果夏天来,游客们就可以直接跳入大海了。大冬天也没啥事干,我们就坐在海边发呆,海水很清,也很平静,海上不时有小船驶过,也蛮惬意的。
  回到船上,原本的船舱已经布置成了餐厅,桌布、餐具、前点一应俱全,门口的船员把我们安排在一个5人座的位子,不一会又让一对看上去也像中国人的一家3口和我们拼桌。
  时间一到,船准时开了,好象没有等人一说,看来如果谁迟到了,就得自己想办法回去了。5个人一桌,总是有点尴尬,听着那对夫妻的英文应该是东南亚人,一攀谈果然他们是长期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华侨,他们听说我们来自上海也很高兴,我们就用中文交流,中国人就是中国人,还是有不少共同语言。
  吃完了中饭,我们就到了第二站的波罗斯岛POROS,书上说波罗斯岛的标志就是一个鸽子雕像,突然想起来兰卡威岛的标志是一座雄威的老鹰雕像。谁知道搞笑的是,下了船没走几簿就看到了这个标志,比真鸽子也没大多少。沿着海边走,这里就有不少游艇,不过都不能说豪华,也就是个船罢了,倒是看到有人在素描和随处乱逛的狗。船靠岸就40分钟,大概走了一圈,也没啥特别的风景,海水很清澈,船底下游来游去的小鱼群清晰可见。
  到达第三个Aigina岛的已经4点半了,说好停留1个半小时,Aigina岛算是一个大岛了,房子多,还有鱼市场,一下船,码头3辆大型旅行车把报名看神殿的人接走了,我们则到处找吃烤章鱼的铺子。
  兜了两圈,定了一家门口挂着章鱼的铺子,吃到了期盼了一天的烤章鱼,其实也就是把章鱼放在炭火上烤,然后弄点柠檬,因为新鲜,总是好吃的,意外的是点了份酸奶加蜂蜜异常美味,酸奶厚的象豆腐,蜂蜜很粘,象小时候吃得麦芽糖,很好的下午茶。
  吃完了就去海边,Aigina岛的海边有一点沙滩,有个美女坐在面海的阳台上沐浴着夕阳看书,也是一道风景。正好日落,有些云,夕阳将云层地平线染成各种颜色,非常美丽。
  6点上船,那对夫妻过来和我们坐一起,他们还给我们尝了岛上买的开心果,果实是红色的,而且好象特别香。他们的儿子4岁,虽然说英文,还是典型的中国人,父母围着孩子转,和西方人散养孩子的做法完全不一样。回程船上开始歌舞、魔术表演,那个孩子倒是起劲了,坐在地上看,可是就是不上去参与,中国人还是腼腆。大家在欢笑声中上了岸。
  第四天(周二)
  今天参加的是酒店报名的古希腊遗迹最多的伯罗奔尼萨半岛一日游,有名的伯罗奔尼萨战争就是位于伯罗奔尼萨半岛上的斯巴达和位于巴尔干半岛上的雅典,也就是古希腊当时最强大的2个城邦之间的战役,我猜就相当于中国战国时期的秦国和齐国吧。斯巴达教育是严酷教育的代名词,斯巴达的儿童一出世,就受到严格挑选,只有被认为体质合乎健壮标准的,才准许留下来,身体虚弱的,便弃之荒野,任其死去。据说当是斯巴达的士兵战死后,要被脱光了检查身体上的伤,如果是背上负伤,说明不是冲锋陷阵的时候死的,尸体就被抛弃,只有正面受伤,而且伤越多,说明他越勇敢,就能被奉为英雄,同时家族得到荣誉。
  斯巴达离雅典很远,而且因为尚武也没什么文明遗迹,我们今天游览的是距今3300年~3600年的特洛伊战争期间的迈锡尼古城遗迹和周边的几个小城。我们照例7点等在了门口,车子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今天的车子是部16座的小车,然后车子绕城一圈,才把人接齐,游客一共15名,还有个导游。导游是个中年男人,长得不好看,穿的又破,英文也不好,也不风趣,好在很周到、耐心,而且话说的很慢,自我介绍是个free lancer,一路上除了时不时介绍一下路边的景点和典故,就不多话了,倒是比那些聒噪的导游好很多。走高速一个小时,就来到了科林斯运河,导游给我们20分钟在运河上拍照,休息。今天天气不是很好,有点阴,很庆幸昨天是个大晴天,如果海边无太阳那就太扫兴了。走到运河上的桥上,不由的吸了口气,两岸笔直,科林斯运河将爱琴海和伊奥尼亚海连接起来,虽然只有5.5千米长,但深度达80米,是世界上开凿最深的运河,并且是极少数在坚硬石区开凿出来的运河之一,站着桥上往下看有种敬畏的感觉。一边说着这里倒是蹦极的好地方,一边就看到了蹦极广告,原来这里真有呢,运河上还有一个专门供蹦极的铁桥,周五至周日每天都有,跳一次50欧,如果开放,我一定要跳一次,刺激刺激!
  上车后,不一会就出了高速,驶上了山路,竟然开始下雪了,远处的山上也是白白的积雪,昨天还玩水,今天就赏雪,真是不虚此行。雪不大,背阳处还有了积雪,下车时天空还飘着雪花,导游就把我们带进了温暖的迈锡尼古迹博物馆,细细介绍。室内参观完,就领我们去了真正的麦锡尼古城,游览迈锡尼古城的卫城遗迹。走过迈锡尼(Mycenae)的标志狮子门, 就是阿伽门农神殿以及皇宫(Tomb of Agamemnon and the Palace)在内的古代废墟。其实都是些基石,所谓的墓穴也空空如也。但是这个遗迹发现的过程很传奇,要归功于德国商人苏力曼(Heinrich Schliemann),他坚信特洛伊城真实存在,所以学习了8种语言,并通过经商积累了财富,最后终于给他找到了特洛伊,在他发现特洛伊城之前,特洛伊木马故事一直被视为神话故事,不是历史。同时,他深信迈锡尼这地方有大量的宝藏,于是认真地去开辟和追随这神秘的地方和他向往的梦。他在1874年开始开拓,结果两年后,他真的发掘了一个埋藏的的旧世界,他发现了许多墓地和石头城堡。又发现了阿迦门农王(Aeamemnon)的黄金面罩。他用荷马的史诗去诠释历史和那神秘的希腊,使他梦想成真,并名垂青史。
  出了麦锡尼古城,车子载我们在小镇吃饭,午餐是包含在团费里的,竟然是熟悉的大圆桌,饭店里面放了至少不下50张桌子,可见旺季的时候会有多少人。我们15人分了2桌,既然一桌吃饭,就相互认识一下。除了我们以外,有2对中年夫妻,一对来自加拿大,一对来自意大利,还有一位爱尔兰老头。意大利夫妻显然听大不懂英文,所以不大说话,爱尔兰老头很热情,我开始错把他当作是美国人了,因为总是以为只有美国人才那么热情而且无知。他不断地问导游问题,还不停的记笔记,有些问题比较低级,我都可以回答。另外一桌坐了3家人,分别是带了1对儿子的英国夫妻和两个各带了一个3岁左右孩子的美国胖女人。由于大厅很大,又只有我们2桌人,更没啥热菜,我只得把外套穿上,一回头看到那个还包着尿布的美国小孩竟然只着短袖,汗颜呀。
  吃好饭,导游先带我们去了一家纪念品商店购物,然后驱车前往近代希腊第一个首都纳普良市,其实就是一个靠海的码头,海边的山上有古城的遗址,海边的房子都是酒店,据说旺季时这里很热闹,酒店往往都人满为患。
  停留了大概有10分钟吧,司机问我们中国话的thank you是不是谢谢,说是上次一个中国来的团教他的,还特地说是来自台湾的,我们很高兴,至少希腊人没有台独观念。上车稍微迷了一会,就到了最后一站:戏剧的麦加圣地:埃皮扎罗剧场。埃皮扎罗剧场和卫城的剧场一样,现在还在使用,剧场呈半圆形,据说站在剧场中间的演员无须借助任何扩音设备,他吸一口气,坐在最高处看台的观众也可以清晰地听见。导游在我们都就座后,站在剧场中间的圆点吸了口气,真的听得清清楚楚,好奇妙。导游邀请英国团员夫妻表演,爸爸朗诵了一段诗,不过一句也没听懂,妈妈用美声唱了一首歌,唱得很不错,大家都为此而鼓掌。特别记忆深刻的是当地的狗,我们一进收费处,就不知从哪里窜出来2只狗,一大一小,一直尾随着我们,我们在剧场停留,他们就在看台上坐着,我们进了博物馆,他们就在门口守着,我们下山,他们就在我们后面跟着,然后也就不知所踪。除了剧场,埃皮扎罗的医院遗址也很有名,那里是心理疗法的创始地,埃皮扎罗是个负责医药的低等神,那里有埃皮扎罗的雕像和医院的遗址。
  重新上车后,我们就踏上了归程。回去的路是沿海的高速,路的一边是海,一边是山,风景很美,看着落日,毫无睡意。司机很稳得保持90码的速度前进,5点多就回到了科林斯运河休息站,导游放我们下来休息15分钟,吃了了咖啡和甜点,然后又上路了。雅典交通很不好,等到宪法广场已经快7点了。用了2个小时血拚,还好颇有收获,随便在回去的路上找了一家饭店吃晚餐,吃得饱饱的回酒店了。
  第五天(周三)
  今天是在雅典的最后半天,我们早早打好包,乘商店还没开门,步行到了大学街拍照,大学街有3座并排的建筑很出名,分别是科学研究院、雅典大学和国立图书馆三大新古典建筑,特别是科学研究院,顶上分别有雅典娜和阿波罗2姐弟的雕像。同时研究院前也有2座雕像,特别留意过没有写名字,我猜一个是亚理士多得一个人是柏拉图。然后继续购物,最后在酒店附近的超市买了橄榄油,其实价格和上海也差不多,60、70元一瓶左右,但是好歹带点特产回去,超市里的价格比外面便宜很多。
  花了一分钟check out,就赶地铁去机场。有团体票,2个人去机场只要10欧,但是得在宪法广场转车。去希腊的朋友千万记住:住宪法广场会方便很多。看看地图,到机场可没几站,但是地铁竟然还会让道,反正车子停着不开。到达机场已经1点一刻了,路上竟然也花了1个多小时,还好人不多,又多花了1分钟退税,收回了现金。机场的商店又少又小,2点钟就上了飞机。
  飞机很挤,座位很小,又由于坐在逃生通道前,座位无法放下,无比难受的飞到了多哈。以为到了多哈,艰难的旅程就结束了,谁知道,这个才是开始。
  下午6点半准时到达。飞机上有几个北京人,要赶晚上10点45分的飞机回北京,而我们去上海的飞机是凌晨12点半。一下飞机就看到告示牌上显示往北京的飞机晚点,要1点半才起飞。心里平衡了一些。机场空荡荡,逛了一圈机场的免税店后,找到个离登记口近的位子坐了下来。实在无聊,又下到免税店逛了一圈,在把所有的商品都仔仔细细地看了2遍后,回到原来的位子才发觉大失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一下子多了起来,现在所有的位子都坐满了人,没有坐人的位子也放满了东西被占着了。又去了唯一一个餐厅转了一圈,卖的东西和新客站的没啥区别,地上粘粘的,看了就没胃口。
  兜了一大圈,发觉人越来越多,实在没有地方可以坐了,只好席地而作,靠着墙,比飞机上还不舒服。还好没有多久,工作人员将检票区域的地方开放出来,大家一涌而入,可以舒服的坐在凳子上了,已经9点多了,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快11点的时候被赶了出来,有航班要登机了,我们又要把位子让出来。还好我敏捷,一出检票口抢到了一个位子,这个位子一直霸占到1点半我们检票,不错,去上海的飞机也很不争气的晚点到2点,还是经停上海飞往首尔。
  本来想着上了飞机就好了,可以好好吃一顿然后睡上一觉。可惜我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飞机挤的满满的,还有不少阿拉伯民工,怪不得网上将卡塔尔航空飞机叫做民工飞机,飞机上很多臭臭的阿拉伯人,成帮结队的,大呼小叫,我不由担心别是恐怖分子哦,转念一下应该不会,哪有那么多恐怖分子坐一架飞机的亚,这样自杀性爆炸的成本太高了。终于在飞行了10个多小时后,安全回到了我的温暖的家,可惜上海在下雨……
更多雅典攻略
雅典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