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江南烟水路,春到甪直最风情

文艺范流氓

6837浏览,0回复

文图/应志刚

每次去甪直古镇,总能带给我一些小惊喜。

那日清风暖阳,我沿着市河,蜿蜒穿过古镇。走着走着,竟入了一条仅可容两人对相而过的窄巷。

巷子像是永远没有尽头,两侧的民居大都锁着门,偶有几声狗吠。

幽巷逼仄,给人压迫感,四周静寂,更是内心惶惶,又怕招惹了这些冤家,不由加快了脚步。

直到在巷子的尽头看到一片开阔的水面,心情才豁然舒展。

这是我从不曾到过的地方,水的那头,白墙黛瓦的民居筑在半月形的水岸之上,微风掠过掀起层层细浪,小舟系于柳岸,与波光交错,恍若毛玻璃上泼洒的水墨。

这一头,有人依着护栏垂钓。脚边的水桶里,十余条胖头细尾的小鱼游弋其中,细问之下,方知是苏州特有的塘鳢鱼。

这种美味曾有过品尝,也听人家点评,说是此鱼对水质的要求颇高,稍有污染便无法生存。

向钓者打听归路,人家轻轻一抬手,遥指对岸。

心下暗笑,原来是自己绕了一个弯,出来看风景了。

其实也算不上难堪。

甪直的四周被澄湖、万千湖、金鸡湖、独墅湖、阳澄湖所环绕,更因吴淞江、清水江、甫里荡、东塘江、界浦江、大直江交错境内,自古就有“五湖之厅”、 “六泽之冲”的说法。

此般水系纵横,河道交错,走岔了道也是正常。

在这个有着神州第一水乡之称的古镇,若不是为着看水而来,实在辜负了这景致。

起一个大早,晨光熹微,薄雾似稀释的牛奶缥缈在河道之上,晕染着周遭的房舍树木,一阵吱吱呀呀的摇撸声,撞破沉静了一夜的水面,也撞醒了枕河而眠的人们。

不消一会,河边隐现“朝来新火起新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