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净心之路·漫游柬埔寨首都——金边

净心文化

1807浏览,0回复

记得一个70后的朋友跟我说过,柬埔寨这个国家因为他们的西哈努克国王贵为中国人民的上宾,成为他们那一代人父母辈并不宽广的国际视野中印象深刻并具有高度好感的一个国家。作为一名90后,我的父母未能赶上这段宏大的历史,柬埔寨未能成为他们这代人的集体记忆,更不要说会成为与下一代人聊天的话题。关于柬埔寨的叙事,出现了代际断层,若非吴哥窟,这个地处中南半岛的热带国家于我而言,恐怕是概念式存在。如不是净心之路,触摸这个上座部佛教国家,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451.jpg

换言之,这个国家交付出新的“偶像”,担当着输出后国王时代中国新生代人群对这个国家最初认知的重任。我承认我对柬埔寨最初的好感来自游记、旅行书籍和记录片中对吴哥窟巨细无遗的刻画。

我愿意在这个国度徜徉一番,看看一座沉睡了几百年并将永远睡去的王城,还有曾建造出伟大巨构的众生,他们在苍老的历史幕布上,怎样勾勒出国家的新气象。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456.jpg

当飞机费力爬升到云层之上,窗外扎眼的干干净净的蓝白两色,对一个终日埋首雾霾的人而言,大有出口恶气的快感,仿佛自己也被清水洗濯了一番,痛快淋漓。于是暗付,一个纯农业国家的天空是什么颜色的?空气是什么味道的?大约3小时后,飞机再度穿出云层,漫无边际的绿色向你涌来,分明告诉你,这里的雨量何等充沛,气候何等温和。浓稠的、层叠的、波浪一般奔流的绿色好像是一种力量,在保护着这片土地,如同它用繁茂的雨林淹没一座城将其保护起来一般。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459.jpg2017年3月,我抵达金边国际机场,噢,那位已经逝去的国王的土地。此刻,我想起那位朋友的父母辈,他们与我相差至少两代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在记忆中安放了这个国家的美好,而我这一代用双脚认识这个国家的美好,这是一种进步吗?

虽说贵为首都机场,但既没有豪华的机场大巴,也没有蜿蜒曲折的的士长蛇阵,当地称之为“突突”的由摩托车改造的三轮车倒满目皆是。“突突”简陋,乘坐并不舒适,但价格亲民,视野开阔,司机脸上混杂着淳朴和殷勤的微笑,最令人佩服的是识别顾客国籍的快和准,能在瞬间一瞥分辨出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韩国和日本,旋即砌出足够用于招徕生意的普通话、粤语、韩语和日语。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502.jpg

三月的广州已经远离寒冬却又未迎来酷热,温和宜人,而三月的金边已足以用热来形容,应该说,热带国家没有“冷”的历史和事实,或者正是因为热,所以植被茂盛,物产丰饶,为伟大的王朝诞生储备了足量的物资,供给它开疆拓土,供给它养活民众。从机场到市区,一路上无处不绿,每一片绿色都意味着出产一份生存物资,无论是水果、蔬菜、粮食乃至鲜花或木材。古老的农业,在全球化以及人口加速膨胀的今日,在创造更好的生存条件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从金边普通民众那一张张奔忙的脸上,得以一窥。无论开突突,卖水果,拉货物,招揽生意,似乎都在以高速的节奏整齐划一告别古老而迟缓的农业步伐。已然力道十足的阳光照射在黝黑的脸,黝黑的手臂上,跟时间赛跑的无数个故事日复一日在这里上演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会不会在这里被复刻?如果这座城市也变成了北上广,应该为它的发展速度赞美还是为又一座城从此失去自我而悲哀?实际上,国际化的努力和本土化的用心在撕扯着这座城。殖民时代风格的小楼的背景也许是高耸的玻璃幕墙现代化办公大楼;车水马龙的八车道主干道旁逸斜出的也许是曲里拐弯的巷弄,摩托车疾驰而过,卷起一片泥尘;更不要说英语和高棉语同为官方语言,美元和瑞尔币并行流通,已经为日后的现代与传统的博弈埋下了伏笔。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505.jpg曾听说,生活在热带国家的人,即便是最懒的懒汉也不至于饿死,因为遍地漫山是水果。如果所言不虚,我甚至怀疑金边水果摊卖的水果是野生的。如此多的水果摊档,如此多的水果品种,包里揣瓶水似乎是件很傻的事或者说是对鲜美价廉水果的蔑视。只须花上1美元,你能得到一个椰子或三个芒果或...可惜不是榴莲当季的时节,取而代之是甜得忧伤的菠萝蜜,意思是再忧伤的人生也将被它的甜度消解,跟一饷贪欢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可操作性更强。于是我理解了为何看到了很多风尘奔波的脸,却鲜见伤感的神情,一年四季,无量无数的水果流淌出甘甜的汁液,滋养着他们的脏腑,也涵养着他们的性情。如果说中南半岛这几个国家人民性情温和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以佛教为国教或至少极度崇仰佛教,我宁愿认为是水果甜美的汁液软化了他们的心。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509.jpg按旅游攻略的指示,金边固然有非去不可之处,但抛开攻略,随意晃荡,尤其在异邦城市,只要愿意放下所有成见,那么满目都是惊奇。黄昏时分,暮色渐起,在洞里萨河畔坐上接泊两岸的渡船,,混杂在本地人和游客的庞大阵型中,张望夕照打在水面上,风过浪涌,裂成片片碎金,渡船被夕阳镀上了一声橙色,施施然驶过,有份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深邃意味。身边伫立着一位老外,很老了,须发尽白,满脸褶子,久久凝望河面,当年夫子在川上曰,是这番光景吗?还是老者在思念谁?忍不住搭讪,一打听,方知是法国人,和太太在柬埔寨相识、结婚并生活了10年。如今太太已经去世了几年,去世前最大的心愿是能再回一趟柬埔寨,看看洞里萨河。老者说,后来每一年,他都要来柬埔寨,为他太太看这湾多年前给了他们回忆一生快乐的河。

微信图片_20170418111513.jpg说我被这个故事感动未免肤浅,但我会把这个故事告诉我的爱人,我很快也会和我的爱人在这里牵手漫步,我们将对着河水许诺,我们要为对方保留一双越过生死界限的眼,重游爱情路上的每个节点...

更多柬埔寨攻略
柬埔寨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