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云上梯田 梦想桃源——跟“天涯户外”滇东南8日行

新西北风

11273浏览,9回复

       云上梯田 梦想桃源

            ——跟“天涯户外”滇东南8日行

如果你是一个驴友,你不到元阳,元阳会替你感到难过;如果你是一个拍友,你不到元阳,上帝也会替你感到难过。

——来自网上无名者的一段话

 

今年距最近一次去云南正好十年了,那是2006年,记得我们是在大理过的除夕,初一去的香格里拉。十年之后的今年寒假,我又一次选择了去云南过年,不过,不是再去传统经典、然而商业味愈来愈浓的“昆、大、丽”线,而是跟“天涯户外”去了滇东南的红河州、文山州及曲靖地区,因为,那里才是“云南旅游新方向”(央视广告语),而选择天涯户外是因为2014年的7月,曾跟他们走过川西的稻城、亚丁和丹巴。

    第一天:昆明报到

130日,星期六,晴。

今天是报到集合的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驴友们,以不同的方式陆续抵达昆明。

我们是乘坐天津航空公司的GS7855航班(空客A320),10:40从西安咸阳机场起飞的,2个多小时后,12:55飞机准时平安降落昆明长水机场。

出得候机楼,乘坐空港快线2号线,来到终点站锦江大酒店,很快找到位于火车站附近永胜路的报到集合的酒店——颐华国际商务酒店,报上姓名,便顺利办好入住手续,去房间放下行李,才下午2点多,还有半天时间可利用,我们决定出去转转,于是,在酒店对面的建新园(这是一家过桥米线的老字号)吃了碗米线,就径直坐公交车到了翠湖公园。

翠湖公园就位于市区的五华山西麓,主要看点是红嘴鸥:成百上千的红嘴鸥,不知从何处飞来,它们时而栖息在静静的湖面上,时而一跃而起,在湖的上空、蓝天白云下,翩翩起舞,展翅翱翔,引得游人惊呼、欢叫不已。

当然,值得一看的还有云南陆军讲武堂,它就位于翠湖公园西门的对面,一条马路之隔。它原是1909年中秋,由护理云贵的总督沈秉堃在此创办的,1912年蔡锷将军督滇,将它改称“云南陆军讲武学校”,1928年,龙云主政云南,在讲武堂又设教学团,直到1935年学校停办,云南陆军讲武堂共办学22期,历时26年,培养学生9千多人。其后又在旧址创办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第五分校,延续十年之久。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军政大学在此办学约五年。

从这里曾走出过新中国的开国元勋朱德、叶剑英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杰出军事将领,对中国近现代史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因而讲武堂与保定军校、黄埔军校齐名。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主要建筑,4幢长120米、宽10米、高10米的黄色两层楼依旧,是清末民初所建的中西合璧式的土、木、石构造的走马转角楼。遗憾的是,因为在修缮,一些地方未能对外开放。

晚在人民中路光大银行正对面的一家名为“又见炊烟”的餐馆吃过饭后,8:30回到酒店,在大堂见到了早已在这里等候的天涯户外云南站的负责人“大树”和我们此行的领队“大宝”,算是接上了头,每人都领到了天涯户外为大家准备的贴心小礼品——旅行三件宝和头巾。

真正的行程明天就将开始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二天:建水古城

131日,星期天,晴。

在酒店用过早餐后,7点多,集合登车,我们一行20多人,便离开春城,向着我们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建水,出发了。在车上,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们的一番自我介绍,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能在丙申年的春节前一路同行,也算一种缘分了!

建水古城,位于昆明以南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的临安镇。唐元和年间的公元810年,南诏政权在这里筑惠历城。“惠历”为夷语,是“大海”的意思,汉译为“建水”,隶属通海都督府,距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了。明清时,这里曾先后设临安路、临安卫、临安府、临安州、建水州,民国年间,废临安府,改建水县为临安县,隶属蒙自道,后因与浙江临安重名,仍改称建水县。

我们是11点多到的建水,径直进入古城,参观的第一个地方是“朱家花园”。

朱家花园位于建水古城中心翰林街的中段,是清朝末年当地富商大贾朱成藻、朱朝瑛等两代人苦心经营,前后营造近30年,才最终建成的家宅和宗祠,原占地2万多平米。因为屋主朱朝瑛参加辛亥革命有功,获中将衔,所以这里又有“中将第”的牌匾。

朱家花园主要建筑呈“纵四横三”的布局,是建水典型的“三间六耳三间厅附后山耳,一大天井附四小天井”并列、连排、组合式民居建筑群,院落一个接一个,大小天井42个,房舍共214间,真可谓庭院深深了,因此,素有“滇南大观园”之称,不过,“大观园”毕竟是小说里的描绘,谁也没有见过,我倒觉得,更像是我见过的山西的那些大院,如王家大院、乔家大院什么的,不同的是,北方山西的那些大院更加气派,但缺少绿化,感觉很干,而滇南建水的这个院落要小巧精致一些,花草竹木掩映,亭台水榭迂曲,显得要隐幽、湿润得多。

从朱家花园出来,是12点多,正是午饭的时间,我们选择的是与花园同在一条古街上的“香满楼”,要了很有特色的“汽锅鸡”、“汽锅臭豆腐”和“羊乃菜踏芋头”,味道的确不错,而且价格也不贵。“香满楼”是两层小楼,古色古香,里面还有个小庭院,据说央视的30集电视剧《天下第一碗》,还有云南民族影视中心的20集电视剧《天火》,都曾在这里拍摄过。

IMG_0101_副本.jpg

分头吃完午饭,1点多集合,乘车去看朝阳楼。朝阳楼是古临安府的东门城楼,建于明朝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89年),高24.45米,因“东迎朝晖”,而又叫“迎晖门”。三重檐歇山式屋顶,正面(也就是东面)最高一层悬挂有“雄镇东南”四个苍劲、浑厚、有力大字的巨匾(每字大近两米),出自清代石屏一个叫涂晫的书法家的手笔,背面(西面)悬挂的则是摹唐代书法家张旭狂草“飞霞流云”的四字牌匾。庞大的气势,红色的墙体,飞扬的檐角,加之楼上悬挂的灯笼,乍一望去,这座迎晖门的外观还真像我们大家都熟悉的北京天安门,怪不得它在当地有“小天安门”之称,不过,细说起来,它比北京天安门还要早建28年,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古城另外三座城门:西门清远门,北门永贞门,南门阜安门,在清顺治年间,均毁于战火,唯独这座东门城楼——迎晖门,有幸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离开朝阳楼,下午2点多,我们登车继续南行,向着我们此行的第二个目的地——元阳进发。一路上,天气有些变化,大雾弥漫,越来越重,以至车子也不得不减速缓行起来,坐在车上的我们,不禁为明天的行程担心,如果明天还是这样的大雾,那日出、梯田什么也就看不到了。

这时传来了好消息,领队大宝与今晚我们的入住地,也就是梯田那边通电话,得知那边的山上没有大雾,这让我们担忧的心放了下来。

说话之间,车子已到元阳县的麻栗寨,这里就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元阳梯田组成部分之一的坝达梯田,于是靠边停车,我们迫不及待,鱼贯下车,好像是突然似的,那想象中层层叠叠、气势壮观的梯田,就这样一下子真实地映入了我们的眼帘,而山下的梯田依然笼罩在白白的浓雾之中,此情此景,央视推介云南旅游广告片中的那句经典之词,马上涌入我的脑海——云上梯田,梦想红河。

坝达梯田算是我们与元阳梯田的初识和预热,已让我们震撼不已,接下来我们还将在这里待一天半的时间,希望我们能看到更加壮丽的梯田景致,但愿我们能有好运!

晚上入住的是乡村客栈——胜村的东连酒店,条件不错,干净整洁,虽然到晚上下起了小雨,气温变低,显得有些潮湿,但床上有电热毯、能洗热水澡,另外,他家做的菜还可以,尤其烧的麻辣鱼、炖的土鸡,味道都很好。

附:朱家花园门票:50元。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三天:元阳梯田

0201日,星期一,浓雾。

元阳梯田是2013年成功申报为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中国云南红河哈尼梯田”的核心区,景区主要包括四个部分:坝达梯田、多依树梯田、老虎嘴梯田和箐口民俗村。按照我们的行程安排,今天早上去多依树梯田拍摄日出,然后徒步去爱春梯田、阿者科村梯田深入拍摄梯田(这两个地方是一般游人少有去到的),下午去老虎嘴梯田拍摄日落。

IMG_0123_副本.jpg

一大早,我们便起来,在这家酒店一人一碗米线后,就出发去了多依树。大家来到观景台上,眼前是一片茫茫云海,山谷里的梯田、山坡一侧的小村,若隐若现,好像有意撩拨着人们的好奇心。在略带凉意的微风中,大家的眼睛一直眺望着远处的高山,屏声敛气,似乎还有点紧张,没有人大声喧哗,偶尔会有一两声低低的交流,似乎是怕打搅了这山村清晨的宁静,大家都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守候着。

终于,8点多,一颗圆圆的红日,顽强地冲出汹涌的云层,探出了头来,霎时,观景台上的人们,都兴奋不已,各种长枪短炮,齐聚圆日,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此起彼伏,响个不停。

可惜,好景不长,几乎就在一瞬间,刚刚用相机拍了几张日出,待掏出手机准备再拍几张时,强大的云层还是将这新生的朝阳完全吞没了,不仅如此,没有万丈光芒的驱散,观景台下的山谷里始终被涌动着的浓浓的云雾笼罩着,久久不散,明知就在眼皮底下的梯田、乡村,却让人无缘一睹“庐山真面目”,缺乏耐性的游人,渐渐离去,我和我的小伙伴显然有些不甘心,还是一动不动地坚守原地,期望还会有奇迹发生,然而,直到10点多,奇迹终究没有如人所愿。而且,这样的大雾天,爱春梯田、阿者科梯田,也没法去徒步了,领队大宝决定取消徒步,回酒店休息,大家只得怏怏而返了,多少有些遗憾,但也无可奈何。

IMG_0147_副本.jpg

吃完中午饭,短暂休息后,弥漫的大雾依旧不见消散,不可能就这样一天都耗在酒店,浪费时光,领队大宝决定调整行程,先去菁口民俗村转转,晚些时候再去老虎嘴碰碰运气,也许会有好运看到日落。

于是,下午1点多,我们便在大宝的带领下,从大鱼塘村向箐口村进发了。前看不到头,后也看不见尾,不是我们人多的缘故,实在是能见度极低,甚至看不清周遭的一切,不像是去观光游览,倒好像我们是一支去执行什么特别任务的小分队,有意要借着这浓雾的掩护似的,悄无声息地偷偷进村。雾中穿行,雾里进村,水车、碾房、芭蕉、小桥……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整个一个雾里看村雾里游。

大约下午3点多,从箐口村出来,我们乘车前往老虎嘴。因为今天的天气,坐在车上的小伙伴们,都有些懊恼、沮丧和失落,对去老虎嘴也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出乎大家的意料,当我们4点多抵达老虎嘴时,天空竟然放晴了,浓雾不见了,比此前一天看到的坝达梯田还要壮美的梯田,像一幅大片一样异常清晰、很有层次地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面对此情此景,站立观景台上的我们都惊呆了!

6000多亩的梯田,层层叠叠,从山谷之底,绵延而上,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层级。田埂蜿蜒,曲曲折折,形成一条条有韵律、有节奏的线条,划分出一块块形状、大小不一的水田,日光映照梯田的水面,亮晶晶、平展展的,又好像是一张张别致的玻璃镜面。

真的是惊叹于哈尼族先民的伟大创造,诚如1995年,法国人类学家欧也纳博士在观览老虎嘴梯田时所赞叹的:“哈尼族的梯田是真正的大地艺术,是真正的大地雕塑,而哈尼族就是真正的大地艺术家”!

似乎有些遗憾的是,清晨看到了日出,却未能看到梯田,下午在老虎嘴这里,看到了壮丽的梯田,但又没有看到辉煌的日落,可好事就是多磨,7点钟左右,就在我已没有信心,从山下那个观景台起身,往山上悻悻而返时,金色的夕阳,在快要落下山头的那一刻,还是挣脱了云层的束缚,钻出了云层,露出了她灿烂、温暖的笑容,此时,我人已在半途中,进退两难,因有树枝遮挡,拍摄不便,想了想,最后我还是三步并作两步,一鼓作气小跑上去,来到了山上的那个观景台,等我拿出相机时,那轮夕阳正好落下山去,只差那么一点点,哎!

不管怎样,我还是庆幸最终总算看到了夕阳下的老虎嘴梯田,早就听说元阳的梯田,数老虎嘴的最好看,以至一位美国摄影家称誉它为“世界上最壮丽的田园风光”,果真是名不虚传,想想今天一天的糟糕天气,应该说,到了傍晚还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

晚上还是住在胜村的东连酒店。

附:元阳梯田门票:一日票:100元,一周票:180元。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四天:碧色寨站

0202日,星期二,大雾。

一早起来,又是大雾,去菁口村拍摄日出的计划,又泡汤了。

吃完早餐(还是米线),7点多,我们便登车开始离开元阳,一路东行,前往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位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广南县,当然,途中还要去一个昔日的火车小站——碧色寨。

9点多,经过个旧的冷镦水果市场,短暂停留休息。这个水果市场就在一处岔路口的公路边上,这里距边境口岸的河口只有146公里,除过一般的苹果、梨、桔子等水果外,香蕉、芭蕉、芒果、菠萝等热带水果,应有尽有,大家都下车,多多少少都买了一些水果。



11点多,经过红河州的首府蒙自市,午餐就在这里解决了,大宝将我们带到一家名为“王记菊花过桥米线”的店里,仍然是吃米线,到云南这几天,已吃过好几次米线,算是跟米线干上了。

饭后继续赶路,下午1点多,就来到了碧色寨火车站。第一次知道“碧色寨”这个名字,还是缘于大学同学、著名作家范稳的同名小说《碧色寨》,那是2011年的5月,范稳来西安参加第五届中韩作家的一个会议,我们相见时,他就送了我一本《碧色寨》,那是他继“藏地三部曲”之后转型首部力作,书籍环封上的广告语:“演绎百年滇越铁路最纠结、最震撼、最伤怀的回首;发掘千古蛮荒边地最现代、最先进、最给力的文明”一下抓住了我,读罢小说,深深吸引我的不只是小说的故事情节,还有“碧色寨”这个地名,说实在的,这次报名参加“天涯户外”走云南的活动,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行程里含有“碧色寨”。

碧色寨起初只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寨,叫“坡心”,因山下有一碧波荡漾的湖水——长桥海,据说当年有位法国驻蒙自领馆的官员,发现了这里依山面海的美景,才把它改名叫“碧色寨”的。两条铁路改变了这个小村寨的命运:一条是滇越铁路,一条是个(旧)碧(色寨)石(屏)寸轨铁路,碧色寨成为了两条铁路线上的交汇点,而且还是滇越铁路线上的一个特等站。从前的小山村,于是很快便成为一个繁忙的中转站和贸易的集市,甚至整个云南进出口的集散地,海关、邮局、洋行,各种商号,纷纷在此设立,如中国商人经营的大通公司,法国商人经营的加波公司、亚细亚水火油公司,美国商人经营的美孚三达水火油公司代办处,越南商人经营的咖啡店,还有就是小说中写到的希腊人经营的哥胪士酒店,等等,商贾云集的碧色寨,于是有了“小巴黎”之称,曾经繁华一时,辉煌一时。

碧色寨还见证了中国现代史上一些重大史实:191512月,蔡锷经香港、越南,辗转乘火车回云南指挥护国讨袁,在碧色寨车站曾遭袁世凯派出的杀手刺杀未遂,脱险之后,于1219日抵达昆明,随后,驻蒙自的国民军第一师第三旅步兵第二团团长朱德,率共和派的官兵正是从碧色寨乘火车到昆明,参加了护国起义。

再比如,抗战期间,西南联大被迫从长沙再迁昆明,有一部分师生是从香港乘船到越南海防,然后转乘火车到碧色寨,从而进入蒙自的,文法学院在蒙自办学大约有半年时间,他们中有闻一多、朱自清、陈寅恪、冯友兰、陈岱孙、沈从文、钱穆、吴宓、郑天挺、刘文典、傅斯年、潘光旦、金岳霖,等等,都是一些大名鼎鼎的文化大师、学界名流。

如今,铁路已不再使用,但长长的铁轨依旧横卧,当年的法式建筑,也早已人去屋空,斑驳陆离,而那只据说是巴黎制造的大钟依然还挂在站房前的墙上。

循着一段段枕木,在两端都望不到头的铁轨上,我漫无目的、默默地走着,不知不觉间,思绪就走进了那历史的深处……

告别碧色寨,继续东行,傍晚7点多,我们顺利来到与广西毗邻的云南文山州的广南县,入住县城里的桃花源酒店。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五天:坝美桃源

02月03日,星期三,多云。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被誉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的我国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笔下的这篇美文《桃花源记》,传诵千年,与世无争的“桃花源”成了当下不堪都市喧嚣浮躁的人们无比向往的心灵家园。

人间是否真有个“桃花源”,“桃花源”的所在地究竟在哪里,事实上,关于“桃花源”的归属地之争,国内早已有之,如湖南的常德、重庆的酉阳、江西的九江、河南的南阳、安徽的黟县、湖北的十堰、江苏的连云港,等等,都以为陶渊明笔下所描写的桃花源是在他们那里。

只可惜以上这些地方的桃花源,我都没有去过,但我们今天去探访的广南县坝美镇的“世外桃源”景区,我感觉还真像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描绘的那种地方。

在酒店早餐后,8点从县城出发,坐车一个多小时便到了法利村,购买门票后,徒步经出水洞村,来到一码头,三四人乘坐一条小船,有船工撑船进洞,这便是“桃源洞”,洞口很高,洞内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洞深约有1公里,到了洞口,才又看见光明,弃船上岸,一片新天地忽地呈现眼前,这种感觉就叫“豁然开朗”:小桥流水,重重山峦环抱,中间一大块平地,种的是油菜,黄黄的油菜花已开始盛开。

登上村后的山头俯瞰:村子里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靠山脚的一侧,是村民的房舍,鳞次栉比,小小盆地内,阡陌交通,小河蜿蜒。

下山之后,走进村子,村里并没有见到几个村民,看到的只是这样的一些场景:枝繁叶茂、高大的老榕树、根与根紧紧相连的夫妻树,一丛丛的芭蕉、翠竹,横跨溪流的廊桥,小溪岸边,两位身着壮族服饰的妇女,一站一蹲,各自淘洗着衣物,还有那草地上的三只大公鸡,正在自顾自地四处觅食……

啊,多么原始淳朴、宁静恬淡、悠然自得的一幅画面!

接着前行,又来到一个码头,再乘小船,经过猴爬岩,穿过山洞,出洞上岸之后,换乘马车,前行十几分钟,然后再坐小船,再穿山洞(名叫汤那洞),中午12点半左右,出得洞口,才来到了汤那村,我们的大巴车已在这里等候了。


半天的探访,时间虽然短暂,但小伙伴们都觉得很神奇:进出小村都要乘船,一头进,一头出,这个壮族小村似乎真的是与世隔绝,自成一体;同时也觉得很有意思:坐了船,穿了洞,爬了山,进了村,还坐了马车。

乘坐大巴,离开这让人留恋的“世外桃源”,去坝美镇上吃过午饭,大约下午2点钟,我们就开始沿102省道,从东往西,向着我们的下一站——同样属文山州的丘北县普者黑村进发了。

经过四个小时的颠簸,下午6点左右,顺利抵达普者黑村,入住“老黄牛摄影人家”,放下行李,来到村中的大桥上,正好看到普者黑夕阳西下的绚丽晚霞。


附:坝美“世外桃源”门票:100元(含船票)。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六天:普者黑村

0204日,星期四,晴。

不得不说,的确是因为“爸爸去哪儿”这个2013年湖南卫视的亲子真人秀娱乐节目,让先前少有人知晓的“普者黑”彝族小村大大地火了,我虽没有看过这档节目,但我的确是由于这个节目才知道“普者黑”的,然而,普者黑又的的确确是很美的!

在彝语中“普者黑”的意思是“鱼虾多的地方”,是典型的我国南方喀斯特岩溶地貌的景观:平静而又宽阔的湖水,四周散布着座座低矮的峰丛,山连水,水绕山,湖泊峰丛,岩溶湿地,水上田园,还真有点桂林山水的味道,难怪有“小桂林”之称。

因昨晚的一场雨,今天早上去村口青龙山看日出的计划,只得临时取消,回房间继续休息到9点钟,才又出发,在领队大宝的带领下,走过大桥,先去村中寻访“爸爸去哪儿”中的几个家庭拍摄地:三号房,一号房。因为没有看过这个节目,所以这些拍摄地并没有引发我多大的兴趣。

大约10点钟,回到客栈,登车去往不远处的火把洞,此洞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有意思的是接下来的湖上荡舟。

从火把洞出来之后,我们来到几笼茂密翠竹之下的青龙山码头,也是三、四人一条小船,不同于坝美的是,船上不仅有专门的船工为我们撑船,每条船上还放有几副船桨,高兴了,我们也可以操起船桨,时而左,时而右,不是地在水中拨弄、拨弄。

湖面的天空虽然有些阴沉,偶尔还洒落下几颗雨滴,微风吹拂,稍有凉意,但小船之上的我们每一名队员的心情都是非常放松和开心的,更多的时候,我们还是任由船工替我们撑船,船工慢慢地划着,小船便悠悠地前进着,我们只是静静地望着四周的一切,从我们眼前渐次掠过。

低低的云层笼罩了那些峰丛的尖尖,我们就像在一处巨大的盆景中划行,虽然没有夏日的荷叶田田,荷花朵朵,小船划过泛黄的水草、干枯的芦苇,划过小木桥、大石桥,划过岸边的一幢幢村舍,划过一个又一个水湾,却又是别一种景致。直到近12点,我们才从景区大门口的蒲草塘码头上得岸来。

乘景区电瓶车回到客栈,吃饭、休息,下午3点,我们再次集合登车,前往一个像高尔夫球场一样的地方——大湾子露营地。依山傍水,绿草茵茵,地势平坦,营地开阔,傍边还有万亩桃园(可惜桃花还未开放),真的是一个很理想的户外露营地啊!

又见水边一艘小船,野渡无人,独坐舟中,感觉好有一番意境。

下午440,离开大湾子露营地,我们还去了同样是彝族人聚集的仙人洞村,本来打算坐船去观音洞看看的,因此处工作人员已下班,只得作罢,于是,打道回府。

冬季是普者黑旅游的淡季,加之又快要过年了,在这里做生意的的外地人大多回去过年了,所以很多店铺都关门歇业了,吃饭的地方很少。晚上,我们在大桥头,找到一家当地人开的餐馆,吃的是当地的牛肉火锅,味道还不错。

附:普者黑门票:200元。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七天:九龙瀑布

0205日,星期五,阴。

在客栈早餐后,我们告别了桂林山水一样美丽的普者黑村,8点钟出发,沿207省道,一路北上,前往我们此行的下一站——位于昆明以东200多公里、属曲靖市的罗平县。

中午12点多,途经曲靖师宗县的五龙乡,在这里吃饭、休息后,继续前行。下午近3点时,由324国道,到达距罗平县城约20公里的九龙瀑布群景区。

IMG_0514_副本.jpg

进入景区,缓步而上,由低到高,依次出现了迎宾瀑、神龙瀑、石龙漫游瀑、情人瀑、白絮瀑,这些瀑布虽没有贵州黄果树瀑布的壮阔,也没有湖北三峡大瀑布的落差,但在短短几公里的长度内,遍布着如此多的瀑布,还是令人感到应接不暇,欣喜不已的。


2011年由相关网站组织的“游客最喜爱的中国十大瀑布旅游胜地”评选活动,罗平的九龙瀑布群与贵州的黄果树瀑布、赤水瀑布,四川的九寨沟熊猫海瀑布、树正瀑布、牟尼扎嘎瀑布,山东的泰山黑龙潭瀑布,晋陕的黄河壶口瀑布,广西的德天瀑布,湖北的宜昌三峡大瀑布一道荣列其中。

下午5点半,在回县城住宿的途中,路过金鸡峰丛,我们下车,来到公路边不远处的一座峰丛上,放眼望去,一座座峰丛,拔地而起,远近高低,错落有致,雾霭朦胧,影影绰绰,峰丛四周的平地上种的都是油菜,可惜的是可能受前几日全国大范围寒潮低温的影响,此时地里的油菜大多还未开花,还是绿色一片。

6点左右,我们才沿原路返回到县城,入住东大门酒店。出酒店的左手方向,是一溜的餐饮,我和几个小伙伴相约去吃的是当地的特色——酸菜猪脚火锅。

附:罗平九龙瀑布群门票:95元。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第八天:螺丝梯田

0206,星期六,阴。

今天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天。早8点半,乘车离开酒店,我们先去的是离县城不远的牛街,去看那里的梯田。

同是梯田,没有元阳梯田的面积大,更没有元阳梯田那种直上云端、天梯般的气势。站在公路边上,远远望去,一圈一圈的田埂让这里的梯田,更像螺丝上的旋纹一样,故名螺丝梯田。与元阳梯田一样,它们都是大自然与人工的杰作,是大地艺术的精美呈现。

IMG_0650_副本.jpg

不过,跟昨天金鸡峰丛的情况相似,梯田里的油菜花还未盛开,因而观赏效果就要差一些,令人感到有些遗憾。

从来美景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当然懂得。因此,此行虽然一直没有看到那金灿灿的油菜花海,但一路上那山野之间扑面而来的春意,还是让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一个清新盎然的春天正实实在在地向我们走来,心里充满气象更新的愉悦,带着这样的好心情,1040多,我们沿324国道,开始了返回昆明的路程。

中午1点多,途经宜良时,我们还专门到路口的一家烤麻鸭店,品尝了当地的烤麻鸭,美味的烤麻鸭,算是为我们的此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下午3点左右,回到昆明出发时的酒店——颐和国际商务酒店,朝夕相处8天、有缘同行的小伙伴们,自此挥手告别,大多今晚或明天一早就将飞离昆明,赶在除夕之前,回到各自温暖的那个家,而我们则将在昆明短暂休整两天,也算是过年,然后再次出发。

下一个目标,我将去一座被誉为春天栖息的城市——西昌!


                      2016年02月17日于西安“心斋”




更多昆明攻略
昆明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