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市井味浓浓的塘栖古镇

西溪且留下

5014浏览,8回复

塘栖小镇在旧时称作唐栖,处在杭州的北面,与德清接壤。据现存的史籍记载,早在北宋以前,塘栖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打渔村,渔民们三三两两在此散居,在此晒网休息。直到元朝张士诚拓宽了官塘运河以后,人们沿塘而栖,小镇才初现雏形。元末时,贩盐出身的江苏泰州人张士诚,草莽起兵,曾称诚王,后割据范围达于浙江,为了便于调运军粮,招募20万军民,疏通开挖新运河,后来被称作“新开河”。新开河从杭州北新关(注:北新关;位于湖墅,明代运河七关之一,对过往船只征收关税。)至武林头(注:武林头:距塘栖古镇四公里处的一个码头。),长45里,宽20丈,经过十年艰难困苦,终于挖成。新开河上一时“风帆梭织”,成了南来北往的重要通道。水陆在此交集,临河两岸商贾云集,船客多在此泊宿。船泊满了大河小港,街上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于是,“河开矣,桥筑矣,市聚矣。”到了明代弘治年间,广济桥的构筑使镇区两岸连成一片,这才逐渐形成了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集镇。古老的京杭大运河,穿镇而过,塘栖就被交汊的水路切割成了几块,因而水网密布的塘栖,历来就是苏、沪、嘉、湖的水路要津,杭州市的水上门户。

何谓塘栖?塘岸近水,临水而栖。就镇名而言,便是与水唇齿相依密不可分。塘栖别称栖水、栖溪、溪西、武水等等,都是与水密切相关的明证。塘栖有无数的河无数的湖,其分流与汇合,形成了水蒸云梦的独特水乡风貌。满世界的水,恣肆漫漶,渔栅憧憧,舟楫棹歌,人们在此修桥铺路,依水而居,“人家鳞列水边楼,楼自浮空水自幽。”


古往今来的旅人,从北方坐船一路往南,一座广济桥,跨在大运河上,看到了七孔的广济桥,便知道塘栖到了,杭州不远了。而从杭州北去的客人,到了塘栖,又总不免地回头打望,心中的离愁别绪又新添少许——再往北去,便是真的离开杭州了。

    以往,水路不像现在陆路这般便捷和快速,慢悠悠地坐船总要消耗掉很多寂寞的时光。当南来的船只终于停靠在塘栖的河埠头,高挑的黄色酒旗、喧闹的市井叫卖、岸上穿梭的生意人——眼前种种景象表明,这是一个富庶繁华的小镇。于是进杭的旅人便下得船来,或找一间客栈住下,盥洗衣裳,打点行装,稍做休整,方才抖擞起精神进城去了。

    于是,塘栖这样的商埠和码头,就留下了那么多依河而建的房子,与河岸与码头连为一体,一间挨着一间,连绵不绝几里地,行人便从这檐廊里走过,即便是下雨天也不会淋着一丝雨。

    这就是现今塘栖水北历史街区里,保存最为完好的江南水乡街巷风貌。沿河是一溜儿的店面房,可拆卸的木板门已被烟火熏得黑黄,直接把沧桑写在了脸上。好些房子还直接朝河面开了一个门洞,如此便是近水楼台,方便船上人家直接交易买卖。廊檐靠河的一侧,是一排排类似于长椅子的“美人靠”,听这名字便可引发悠远的想像,其实当地人称它“米床”,当年塘栖可是最为著名的粮食集散地和交易市场。米市兴盛之时,大街上到处都是米行。这倒并非说塘栖就盛产粮食,而是因为长江中下游地区自古是“天下粮仓”,苏湖熟,天下足,一船一船的粮食在运河上穿梭,在塘栖这里往来不歇,搬运粮食的工人也来回于码头货舱之间。这沿河长廊上的长椅就是收米卖米的方便之处,既方便了搬运,也避免了粮食受潮。

    现在行走在运河边,长长的廊檐和“美人靠”倒是寂寞了许多,运河上也不复先前的热闹了,偶尔几艘大船不疾不徐地驶过,也不在岸边作些许停留。如此一来,家家户户门前的八字形河埠,以及河埠上的拴船石都只在回忆里发挥它的功用了。

    在塘栖,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宅子还真是够多。自元代以来,这里便是商贾云集,明清时富甲一方,贵为“江南十大名镇”之首,富人们纷纷在此置办产业。那些雕梁画栋的老宅,无不显示当年塘栖作为江南重镇的显赫地位。随意走进一座老房子,你都会被眼前所见征服。譬如水北街5号的仁和木行,创建人正是塘栖望族劳家。民国初年建造的这座房子,有着高高的封火墙、青瓦覆盖的人字坡屋顶、木雕牛腿、格子门窗,这些都是中式传统民居的特征;地面浇的是“斯门汀”进口水泥,门窗镶嵌的是昂贵的进口彩色玻璃,玻璃花纹细腻而典雅,端的是中西合璧了。     

                                                                                                                   

      广济长桥占鳌头      

    说起塘栖总要提到广济桥,本地人叫它长桥。广济桥位于塘栖镇广济大街北端,古运河之上,是一座七孔石桥,全长83米,169级石阶,桥顶宽4.4米,顶高13米,中孔跨径15.6米。据考证,塘栖广济桥是当今京杭大运河上硕果仅存的最大的石拱桥。广济桥,已经成为古镇塘栖的象征。据考证,广济桥原址有一古桥,名“通济桥”,有赋记曰:“唐栖南北通衢也,跨溪有桥,额曰通济。肇自前代,漫不可考,久益倾圮,往来病之。”该桥为唐代著名石匠尉迟恭所建,清咸丰时曾有一碑记载此事。明清两代,曾有四次大的修葺,而明代弘治年间的那次修筑,是广济桥精神内涵的浓重一笔。        

    运河穿镇而过,塘栖分水南水北,其时,每逢恶劣天气,风疾浪高,以船渡河,常常船倾人翻,浮尸随波逐流。陈守清,宁波府鄞县人氏,是一位栉风沐雨、常年往返宁波苏杭之间的布匹皮草商人。塘栖码头,是他小憩泊宿之地。陈守清每每稍息古镇,看那茶肆酒楼、如梭舟楫,便生出许多爱意来。

    某日黄昏,陈守清又宿塘栖,他照例踅进河边小酒店,一边慢慢喝酒,和店家说些闲话,一边看那河中,风波浪里,帆樯颠簸。忽然,嘈嘈人声起,街上步履杂沓,河中呼救声声。陈守清闻声疾步出店,去河沿一张,见一条满载的渡船在波浪里打转浮沉,顷刻间船翻人没。接下来,外乡人陈守清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了断财源,抛妻别子,背井离乡,四处募化,决意修复广济桥。陈守清奔走经年,才有了这座泽被后世的广济桥。

 

   

 塘栖是运河上杭城出来的第一个水路大码头,在漫长的岁月中,广济桥既目睹了运河上的“帆樯蔽日”,更见证了两岸百姓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

    市镇上的桥梁向来是最聚人气的地方,长桥因为宽大和位置重要,本地人称这里是“头埠”。平时,大米、山货等大宗货物都在此交易转运,到了塘栖特产枇杷、甘蔗、荸荠上市时节,四乡农户一船船载来,做生意的跑远途的就在水上做船船交易,长桥两边的水面就成了闹闹嚷嚷的水上集市,几乎被各种船只塞满,仅留下中间主航道。

    因为南来北往的人多,宽阔的桥面也是做生意的宝地,小商贩们干脆在层层石阶上支架搭棚,香烟小食馄饨担,缝衣修鞋刨甘蔗,五花八门,见缝插针。日日上午菜市、土布市,下午鱼市,夜里看戏听书的散出来,馆子店、吃食摊还要闹上一闹。每到夏日黄昏,长桥又成了乘凉佳处,附近居民早早端了竹椅矮凳竹塌板前来占位置,星空下面,只见层层叠叠间,无数芭蕉扇、麦草扇、折扇在人缝中晃动,同时,国家大事、本埠新闻、轶事传说、张长李短,便在桥上桥下四处流淌蔓延……

    早年,清明前后几个月的香市也是长桥一景,那些杭嘉湖一带去灵隐的烧香船来回都要在此过夜。夜快边,数十上百条舱宽篷乌的手摇船就先先后后到了,泊在桥的两边,香客们便成群结队上岸逛街,长桥上、廊檐下,到处是这些头扎花毛巾、腰系小围裙、肩挎黄布袋的身影,镇上的几爿南货店、竹器店多开夜市,有的甚至通宵达旦。长桥北堍的聚源昌、黄禺顺都是季节性商号,专做香市生意,“做一季、卖一市、吃一年”。

     廊檐长街此独有

    与别的水乡老镇不同,塘栖的廊檐街有自己独特的建筑风格。

    “跑过三江六码头,少见塘栖廊檐头”。江南水乡多有临河而建的小街,一般都是双面街,唯有塘栖的街是单面的,一边是运河,一边就是沿街房屋,幢幢相连,街上是过街檐楼,街顶住人,就连联结这些街路的石桥桥顶也多有檐屋或顶棚,浑然一体,绝无仅有。廊檐街上每隔一段,有砖拱月洞门,是那些深宅的封火墙延伸到河岸时为连通街路而建。在这样的廊檐下出门上街落河埠,夏天不用戴草帽遮阳,雨天不用撑伞挡雨,冬天可以抵风阻寒,让一代代塘栖人享受方便与舒适。古人有诗形容,“摩肩杂沓互追踪,曲直长廊路路通。绝好出门无碍雨,不须笠屐学坡翁。”丰子恺先生的家乡石门还流传“塘栖镇上落雨,淋(轮)勿着”这样的歇后语。

    塘栖建筑的另一特色,是廊檐街河边的米床——沿河修建的木栏,可坐可靠。早先,镇上米行米店米摊众多,卖家为方便展示品种成色方便交易,多将盛了米的笆斗搁在河边的木栏上作展示,因此,塘栖人便将木栏直呼为“米床”。米床的式样与传统的美人靠有点相像,但它是粗放而简朴的。有向外倾斜的靠栏,坐处是手臂粗的木格,中空,省材,简单实用,这些木架木档甚至都不油漆,至多刷一遍桐油,年岁久了,显出暗滋滋的原木颜色,与廊檐街上的老墙青瓦、土路石埠非常协调。

    廊檐街上的生活热闹又闲适。清早,四乡农民载了蔬菜鱼虾柴火的小船已经靠在河埠头,上了岸直接摆放街边,或在米床坐下,或到街上茶馆,边歇力边吃茶谈天边做生意。七点光景,街上众店家“噼噼啪啪”落排门板,开张迎客。午后则轮到街上的女人们了,打扮齐整,约了伴到街上来溜溜,打个转身。她们进店出店,过桥转弯,近近远远,廊檐街上可以风雨无碍,都说塘栖街上出美女,其实连片的廊檐街让她们少晒了太阳,皮肤白了点,大概是主因。此时,若是哪家店堂里的留声机放着越剧或者评弹,廊檐下更是一片闲适慵懒的气息。下午五点,众店家上排门打烊,夏日里的这个时候,廊檐街靠河边的米床前便开始陆续放满矮桌矮凳,大家准备吃风凉饭了。镇上夜市不多,九十点钟,戏文书场散了,闹上一闹,随即就静了下来,整个镇子沉沉睡去……

    幽深长弄藏春秋

    说起“七十二条半弄堂”了,这也是塘栖人津津乐道的。是否真的有“七十二条半”,如今已无法考证,总之是言其多,且迷宫一样。

    塘栖的弄堂多曲折狭长,有的敞亮,两边是高高的封火墙,地面铺青石板;有的墨黑,只是人家厅屋房子边上的陪弄,土路。短的几十米,长的也就一百多米,因为狭窄,就显得幽深,不少小弄进去了,还要再转一两个弯,更让初进的人不知底里。那些小弄一般只有一米多宽,最阔的要算水沟弄,地面是宽大的青石板,石板下是条大水沟。南宋时,这一带是福王庄,弄内住王府侍女,清早佳丽们洗梳泼洒,所以又叫红粉沟。由于年岁久了,石板磨损松动,走在上面,每每发出“啌啌”的声音。留在我记忆里的石板路总是湿漉漉潮滋滋的,泛着幽亮的青光。笔者曾住过二三十年的皮匠弄也很特别,弄宽不足两米,一边临北小河,一边是封火墙,顶上是墙边搭出的披,雨天也淋不着雨,每年春天,弄顶的檐瓦缝里会长出一片片嫩绿的开小黄花的草,给这灰墙土瓦增添了一抹明亮生动的色彩。

    塘栖弄堂的名称多以住家、寺庙、作坊或者典故命名。广济桥南堍的桥师弄,五百多年前是造桥师傅们住了九年多的地方;太史第弄、刺史第弄,显示弄里住的是做官的人家;油车弄、丝行弄、当弄,一听就知弄堂里曾经开过什么作坊。

    弄堂两侧多是高高的封火墙,一直通到外边廊檐街直到河边。马头墙高低错落,有的还开有几扇漏窗,用青瓦或琉璃瓦隔出花纹。弄堂里的石库门非常不起眼,都说门是建筑的面孔,旧时的大门往往显示这家的社会地位,但塘栖人家的大门非常简洁,朝外一面的门框石条上不事任何雕琢,却把工夫都下在了朝里一面,精美的雕花门楼大多砌筑在里面。这也是塘栖特色——“囥煞房子”。

    “囥”,即藏起来的意思,塘栖镇上的大户富户们喜欢造“囥煞房子”,外面没有高大门楼,没有石狮抱鼓,所有的讲究都藏在店堂后面,一进一进的深宅大院用封火墙隔着掩着,一为防火,二为防盗匪。

      

乾隆御碑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人在水北街木材仓库一间房子的墙壁上发现隐隐有字,细看是一块碑,借了梯子爬上房顶,看到顶部露出双龙戏珠的刻纹,晓得非寻常之物。原来是一块乾隆御碑,后在清光绪年间编纂的《杭州府志》中查到了此事的记载,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南巡驻跸塘栖时,“建昭恩碑亭”。

    这块碑总高5.45米,体积在江南一带少见。碑文记载了江浙皖三省历年交纳地丁钱粮的情况,江苏、安徽欠粮折银二百五十六万两,浙江未拖欠,为表彰浙江,乾隆下令蠲免浙江地丁钱粮一年计三十万两。当时乾隆正南巡驻跸塘栖行宫。圣谕刻之于石,立碑晓之于众,以示皇恩浩荡,并增强各地的纳税意识。

    不知是何年何人将此碑砌到墙内并涂抹泥灰,是出于保护,还是废物利用?至少让它逃过几次战乱兵燹以及“文革”大劫,给当地留下一个历史记录与见证。

                                

    广济桥南堍有一口古井“郭璞井”。此井三伏不涸,味甘洌,这都不奇,奇的是,此井离运河仅11米,可说近在咫尺,而水位却一直比运河水位高2米左右,正像人们常说的——井水不犯河水。此井是否真是那位东晋文学家郭璞所挖已无人知晓,不过,据镇志记载,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开发新市场,曾挖出过郭璞建井石碑。

    塘栖的宋福王庄虽已不存,与福王有关的遗迹倒是还有几处。福王,即南宋宁宗赵扩次子、理宗赵昀之弟赵与芮。福王除在杭州天水桥有府邸外,又在塘栖建造离宫,“西里为南宋福邸别业,袞延数里,深宫复道,别殿妆楼,辇轨毂之所。”塘栖中学南面围墙外有两个池塘,据说曾是福王的洗马池,1934年大旱,附近农民在这里掘泉时挖出一方福王铜印,上刻“祥符开国”,此印现在河北省博物馆。塘栖中学校园内还有一座“皇坟”,一说是福王王妃墓,康熙五十八年立的墓碑上刻着“水南娘娘之墓”。皇坟不远处有水南娘娘庙,原是青瓦老墙的徽派建筑,现在用琉璃瓦修得富丽堂皇,反而让人不认得了。

       百年老店积淀厚

    塘栖街上有许多河埠头,今天的人们想不出它旧时的热闹与风光,殊不知,那一步步石阶,就是塘栖走向富裕的踏石。


   旧时每日清早,塘栖西石塘街同福永酱园门前河埠边的快班航船便陆续出发了,五六位船工一齐划桨,船速不慢,船上是整甏整甏的老酒、酱油、腐乳。在陆上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水上运输是交通物流的重要方式。塘栖是杭城的水上北大门,去湖州、苏州、嘉兴、上海的航道都在这里汇集,是运输线上的枢纽和节点。在这样的镇子上,商业自然发达,沿河都是商业街,街上一爿挨一爿都是店铺,都像同福永酱园那样——临河,河边有供人货上落的河埠。

    这些店家大多前店后坊,前面做生意,楼上住人,后面是作坊和栈房,机米坊、油坊、豆腐作坊、制药工场、糕饼工场……店里的原料、燃料、进货、出货,都从店前的河埠上落。河边日日泊满了船,还有许多乡下农家来投售和购物的小划船,那叫一个热闹。水北街多缸甏店、木行、毛竹行,老街也作纤道,载满货物的船只直接靠街,那些大件货物就堆在了店门前,叠得老高,也是一种招牌。买家挑了货就近落船,沿着运河就进了杭城,或运往各地,简单便捷。这也是千百年来水乡老镇的商业经营特色。

    塘栖镇上的百年老店很多,前面说到的同福永酱园开办于清光绪十六年(1890)。汇昌南北货栈创办于清嘉庆四年(1800),其自制蜡烛据传曾被选为宫廷贡品,点燃不泻油,最大的有百把斤重。姚致和堂药店,堂名为明代董其昌所题,所制药丸“紫金锭”、“行军散”是清代贡品,“长毛”来时,店里房子被烧得精光,后仅凭一位老仆人舍命在大火中抢出的一沓账簿收回款项,又重建了五丈高五开间的新店堂。始创于清康熙三十八年(1700)的翁长春药店最出名的是全鹿丸,每到宰杀自养之鹿,必张灯结彩,公开展示。鼎昌绸布店由塘栖首富劳家与亲戚德清俞曲园俞家、杭州横河桥许家合办

     美食佳肴吊胃口

    由于塘栖是交通要道,热闹码头,往来客商多,所以镇上的餐饮业历来比较发达,一般人家也养成了对吃比较讲究的习惯,明明是平常饭菜,塘栖老辈人却称作“肴馔”,可见饭桌上的精细。丰子恺先生曾在文章中描写镇上的酒店,酒菜种类多分量少,几十只小盆子罗列着,有荤有素,有干有湿,有甜有咸,菜不在多,但求味美,呷一口花雕,嚼一片嫩笋,其味无穷。

    要说塘栖的美食,还真有一些独特的。比如,塘栖板鸭,又叫熏鸭,用松木屑烟熏后再行烧煮,色泽红亮,味道那叫一个清香可口。比如烂糊鳝丝,用小黄鳝烫热去骨划丝切成寸许烧成,味道鲜美。比如细沙羊尾,形状如羊尾,用猪板油、细沙、蛋清及淀粉制成,色泽金黄,味道特佳,是本地人请客酒席上少不了的点心。

    塘栖镇上人家年年要做烘青豆,做烘豆那天颇为隆重,大人小孩都参与,豆壳堆成了小山,将毛豆剥出后加盐煮熟后放在炭火上烘干即成,烘的时候要不停地翻动,以保证颜色翠绿碧青。烘豆是很好的一种零食和“下酒菜还是当地人爱喝的 “烘豆茶主原料,即用烘青豆泡成的茶,俗称咸茶,它采用本地炒青茶叶,加烘青豆以及盐渍过的橙子皮、野芝麻、香干丁等佐料冲泡而成,是一种色、香、味齐全的解馋的茶。吃烘豆茶有很多讲究,诸如水要现烧,茶叶要嫩,烘豆要青,佐料要全。吃烘豆茶用不用,也有着讲究,吃到最后要求连茶叶带佐料一起吃光,不吃便是看不起主人,起码是对主人的不礼貌罗。

而粢毛肉圆则带着点皇家的味道。粢毛肉圆又称刺毛肉圆,它以鲜肉、糯米为主料,糯米淘净后用温水浸泡三小时,捞出沥干,将四与一之比的瘦肉和肥肉剁成肉茸,掺以辅料葱、姜末、黄酒、盐、味精,加水少许与一半之糯米拌匀,用手搓成乒乓大小的园子,逐个入在盛有糯米的筛子里滚动,使之表面均匀地沾上糯米,放入蒸笼蒸,但蒸熟后,糯米形如珠珠,粒粒坚起,味道鲜香,大大地触动食欲,又可当菜又可当做点心。相传是乾隆南巡驻跸塘栖时,当地厨师无意中创制的,皇帝尝后,叫好不迭。这是传说,塘栖传统小吃镬糍,却是真的在1929年西湖博览会上获得过银奖,这是小镇人待客的点心,用糯米特制的锅巴,加糖冲泡而成。

    老镇的青梅也值得一提。号称“十里梅海”的朝山梅花多是果梅,梅农们的主要收益就是梅子,每到春末,公路两旁梅树上的果子,让人想起来就会满口生津。小孩更喜欢用糖水腌渍过的糖梅子,小摊上用小酒盅一盅盅地放着,吃时摊主还会给你加一点点糖汁。

   另外法根糕点麻酥糖;传统小吃镬糍,这是小镇人待客的点心,用糯米特制的锅巴,加糖冲泡而成。

      当然不能少了名声远扬的塘栖枇杷,塘栖号称枇杷之乡,声名播于四方,但历史上塘栖并没有这种水果,传说是福建民工在被征发开挖运河时带来了这种水果,吃完了枇杷,随手丢弃的核,便是塘栖枇杷的种子,经过多年改良,成了一代名果。塘栖枇杷名声如此之大,据说还与宋末元初著名画家赵子昂有点关系。

    南宋末年,天下大乱,赵子昂为避战火,从临安逃到了塘栖。到了塘栖,见这里河港交叉、小桥流水、遍地桑果、满湖渔歌,仿佛来到了自己的家乡湖州,便放慢脚步,信马由缰地闲逛起来。忽见远处果木丛中露出朱红飞檐翘角,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寺庙,大门上方悬着一块匾额,上书“德云庵”三个大字,笔力雄浑遒劲,赵子昂不由得端详起来。正看得出神,门内走出一个须发皆白、面目清癯的老和尚,交谈之后方知他是西天目山中的中峰禅师,曾云游四海,路过塘栖时看中德云庵环境幽深清静,便落脚在此,修度晚年。中峰禅师诗书皆精,对赵子昂之名早有耳闻,如今相遇更是一见如故,当即邀他在寺内小住。从此,两人成日吟诗酬唱,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竟将动荡的岁月抛至九霄云外。

    一日,两人各自写了几幅条屏,累了,便在寺院门口摆开方桌品起香茗来。中峰禅师一边饮茶,一边指着身旁成片的枇杷树说:“子昂兄,此地盛产枇杷,据说唐代便列为贡品,盛名远扬。可惜你来的季节不对,看不到那满树黄金果的胜景了。”

    赵子昂点点头:“是啊,塘栖枇杷确实不错,我在临安年年都品尝塘栖枇杷,印象极深。这样吧,为弥补不能一年四季看到塘栖枇杷之憾,我来作幅画,也不枉到塘栖一场。”

    说着,赵子昂起身取来笔墨,当即在寺院正面的粉墙上纵横挥舞起来,霎时,一枝果实累累的枇杷树赫然现于粉墙,似乎还透出一股枇杷的清香,那一颗颗硕大的黄金果活灵活现,似乎伸手可摘。

    中峰禅师凝神屏气,好半天才开口说话:“好笔力,好笔法,子昂兄真乃画界奇才,端的将枇杷画活了。这下好了,塘栖有福,一年四季都能看到黄金满枝的胜景了。”

    “过奖过奖。”赵子昂连声谦让。

    消息传开,四邻八乡的乡亲全都慕名前来看画,看过的人无不“啧啧”称奇。时间一长,大家都将这座寺庙称作“画师庵”,德云庵的本名反倒无人提了。塘栖枇杷借了赵子昂的这幅画,也更加名声远扬。

 

      塘栖旅游交通攻略

     小镇免门票,比起众多江南古镇中那些圈起来收钱的少了许多的商业气味,多了江南水乡原本的清雅。

     ●公交线路

  1.350路从焦家村首发,到塘栖公交总站。

  2.杭州艮山流水苑车站乘K509路(4/每人,55座高级旅行车)、K339路至临平南站,转乘K786路至塘栖。

  3.杭州武林广场,乘K338路至临平北站,转乘K319路至塘栖。

  4.杭州欧尚超市门口,乘K342路至塘栖公交车站。

  ●自驾线路

  1.杭州上塘高架→杭州绕城北线往上海方向→半山出口下→G320国道上海方向→S09省道莫干山方向→塘栖镇。

  2.杭州上塘高架→杭州绕城北线往上海方向→申嘉湖杭高速→塘栖出口下→塘栖五岔路口东行至塘栖。

  3.拱康路→康桥路→塘康路直行→塘栖五岔路口东行至塘栖。

  4.沪杭高速临平出口下→迎宾大道→09省道→塘栖镇。

  ●游船水路

  如果时间富裕,最悠闲惬意的是武林广场运河码头出发,一路能欣赏到京杭运河最精华段的杭州段运河美景,往返票价100元。




更多湖州攻略
湖州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