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天使不流泪】柬埔寨人文纪实

子丘

14279浏览,19回复

【上帝之子,柬埔寨】


    建造于千年前的吴哥窟,

    是世界上现存的最伟大的宗教建筑之一。

    当面对神秘而安详地吴哥微笑时,

    时间仿佛真的会凝固。

    它不仅会震撼人的视觉,更会震慑心灵 。




    微博: 子-丘 ( http://weibo.com/u/3263728132  )






【柬埔寨实用信息汇总】



  前往这个东南亚极具吸引力的国家之前,可以先对以下几点信息做以了解。



一.【签证


柬埔寨在中国主要设有以下几座使领馆:


  (一)柬埔寨驻华大使馆


  地址:东直门外大街9号


 电话:010-65321889


 传真:010-65323507


 电子邮箱:cambassy@public2.bta.net.cn



  (二)柬埔寨驻上海总领事馆


    地址:上海市天目中路267号蓝宝石大厦12楼A座。

  

   电话:021-51015850


   传真:021-51015855


   领区:上海、浙江、江苏、安徽


  (三)柬埔寨驻广州总领事馆


    地址:广州市环市东路368号花园酒店东楼809-811室。


   电话:020-83338999-808


   传真:020-83879006


   领区:广东、福建、海南


    (四)柬埔寨驻南宁总领事馆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85号南丰大厦二楼。


   电话:0771-5889892,5889893


   传真:0771-5888522


   领区:广西


    (五)柬埔寨驻重庆总领事馆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洋河路9号A栋1902。


   电话:023-89116415


   传真:023-89111369


   领区:重庆、湖北、湖南、陕西


    (六)柬埔寨驻昆明总领事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新迎小区新迎路172号官房大酒店4楼。


   电话:0871-3317320


   传真:0871-3316220


   领区:云南、四川、贵州


    (七)柬埔寨驻香港总领事馆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3号星光行6层616。


   电话:00852-25460718


   传真:00852-28030570


   领区:香港、澳门


    可以通过以上大使馆自行咨询,办理签证事宜,也可以通过相关旅行社代理办理。


    此外,柬埔寨对中国公民实施办理落地签证业务。


    受理口岸包括但不限于金边国际机场;暹粒国际机场;泰国柬埔寨波贝口岸;老挝柬埔寨上丁口岸等。


    最后,柬埔寨实行网上电子签证政策(E-visa)。可登录网址 http://www.mfaic.gov.kh/evisa/ 根据提示进行办理,费用需要使用visa或者mastercard信用卡支付。申请提交后三个工作日之内将收到电子版签证,自行打印出来两份,一份贴于护照上,一份用于向口岸边检人员出示。





  二.【柬埔寨气候】


    柬埔寨属于热带季风气候,因为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以及季风的影响,柬埔寨一年分为旱季(11月至次年5月)和雨季(5月至10月)两季。


    每年十二月至次年一月天气较为凉爽,是旅行参观的最佳时间。


    4月为气温最高的月份,气温时常超过40摄氏度,相对最不适宜旅行,如果此时前往,应当做好防晒以及防止中暑的准备。尽量多喝水。


    雨季由每年5月至6月间到来,一直延续到10月结束。旱季适合观景拍照;雨季的时候游客相对较少,且庄稼,树林均添上了绿色,更具生机。各位可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适宜自己的时间前往参观的。





(三)柬埔寨主要生活状况



    柬埔寨的消费总体较低,且性价比较高,下面分别介绍其衣食住行


(一)衣

   柬埔寨人的衣着多朴素而简单。本国传统服装是纱笼,用丝绸,方格布或者印花布制成,将布料缝成筒,穿时将纱笼筒叠成两层,通常只是在家里穿。在公开场合可以穿着筒裙。


    此外,柬埔寨人必备之物是水布,它既可以当做围巾,也可以系在头上或者缠在腰间当做汗巾使用,有时还常常当做礼物,送给宾客。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多数柬埔寨人通常喜欢穿拖鞋。


    根据柬埔寨的气候特点,对于游客而言,自然材料的织造衣物以及舒适轻便的服饰,是旅行柬埔寨时的最佳衣着选择。另外,雨季出行应当随身携带轻便的雨衣或者雨伞。



 (二)食

  柬埔寨是亚洲大陆文化的交汇之处,拥有各式民族特色菜肴,同时蕴藏着种类繁多的各国饮食文化。它的菜肴融合了越南菜和泰国菜的特点,也有部分菜品与中餐相近,最终形成了具有独到特色的柬埔寨餐。

  在主要大城市,饮食选择性丰富,可以满足各类人群的需求。


  1.街边的小摊(如,炒饭等)花费基本合人民币5-8元。


  2.沿街稍微高档些的餐厅(包括当地餐以及各式西餐)主餐约由2美金(12人民币左右)起价。在首都金边有很多华人开的餐馆,可以遇到地道的各式中餐。


  3.柬埔寨人以米饭作为主食,多数餐馆都供应米饭。


   4.柬埔寨各地夜市均有各式小吃甜点出售。比如油炸昆虫以及面包冰激凌,都是柬埔寨独具特色的食品。


    5.柬埔寨盛产热带水果,如山竹,芒果,菠萝等,味道鲜美且价格低廉。




(三)住


  高脚式房屋是柬埔寨人的传统住房,房屋多为竹木结构。搭建的房屋距离地面约有两米左右。上面住人,下面存放农具,停放车辆。柬埔寨的高脚屋多坐西向东,周围种植各式花草予以装饰点缀。

    对于游客而言,柬埔寨拥有性价比极高的住宿条件,选择也很多样化。


  1.最便宜的家庭旅馆每夜需要2-6美金(约15-35人民币),多为私人经营,卫生状况及设施没有固定标准,但多数配备电视,电扇等基本设施。


  2.相对中档的住宿环境(部分为私人经营,部分为挂牌酒店)价格约为10-15美金(约60-90人民币),与国内的快捷酒店类似,设施较齐全,多数拥有干净的床铺,彩电,以及独立卫生间。


  3.比较高档的酒店,价格多在30美金(约200元人民币)以上,可以通过互联网提前搜索,比较,及预订。高档的酒店可以提供极其奢华的体验。




(四)行


  柬埔寨虽然相对落后,整个国家的交通并不是十分完善,但是涉及到旅游业的城市都有相对发达的交通网络。


  1.境外交通:柬埔寨主要拥有金边和暹粒两座国际机场,国际航班主要往返于泰国,越南,以及中国。金边和暹粒每日上午都有多班发往泰国波贝边境以及老挝上丁口岸的班车。


  2.国内交通:吴哥窟所在地暹粒与首都金边之间有着频繁的交通往来,且具有两种不同的旅行方式可供选择。多家公司经营的船只经由洞里萨湖往返于金边,暹粒以及马德望之间;此外,每日有频繁的车次往返金边以及暹粒,随着道路状况的不断改善,行车状况也有了相应的提高,所需时间约为5-6小时。此外,金边每日都有多班车次前往全国各个主要城市。


  3.市内交通:柬埔寨的市内交通以突突车(一种机动三轮车)以及摩托车为主。此外,在暹粒市可以租借自行车(约10元人民币每日),但是因为国家出台了相关规定,因此在整个暹粒无法租借到摩托车,首都金边的主要旅行社以及专门的摩托出租摊位都能够租赁摩托车。普通踏板摩托约25-40元人民币每日;越野摩托约需45-70人民币每日。


  4.由中国前往:在中国国内,主要有上海,广州和香港三个城市有前往柬埔寨的航班。




四.【柬埔寨主要看点】


    首先,柬埔寨拥有举世闻名的吴哥窟。除此之外,其他城市同样拥有非常丰富的旅游资源。


   (一)吴哥窟形态各异地雕像既可以为游客带来美的享受,也可帮您更好的了解吴哥帝国的历史。


   (二)如果对于乡村文化比较感兴趣,这里便是您不容错过的旅行目的地。柬埔寨人乐于聊天。所到之处,总会充满热情的招呼声以及不间断的欢声笑语。


    (三)如果热爱历史,希望更加深入的了解柬埔寨的历史,应当前往首都金边的大屠杀纪念馆。这里的一切都会向你哭诉柬埔寨难以磨灭的悲痛记忆。


    (四)如果热爱冒险,不畏挑战。柬埔寨的东北荒原将成为旅行的最佳选择。从首都租借一辆摩托车,向着未知的世界前行,它将带给你意想不到地惊喜。


    旅行的选择因人而异,旅行的乐趣就在于探索与发现。探索之前不曾了解的领域,发现之前不曾关注的事物。希望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找到自己的乐趣。




四.【旅行注意事项】


   (一)柬埔寨约95%的民众信奉佛教,少数人群信奉伊斯兰教和天主教。旅行时应当尊重当地风俗,做一个文明的旅行者。


   (二)在柬埔寨,最简单的礼节是合十礼,即双手合掌于胸前,稍作俯首,指尖视对方身份而定。对国王,王室成员以及僧侣,应当下跪或者行跪拜礼。在一般社交场合,也流行彼此握手。但男女之间最好行合十礼。


   (三)在柬埔寨最好不要谈论王世,最好也忘掉政治人物,不要在公开场合谈论政治。


   (四)柬埔寨国内还有一定数量的地雷没有清理完毕。多数旅游区问题并不严重。但是,如果所到之处,景象很荒凉,没有耕牛,也没有奔跑的孩子,那么此处很可能还有未清理的地雷。应当立即回到人多的大路上,千万不要以身试雷。


   (五)在柬埔寨,头部被视为很圣神的部位。因此,尽量避免触摸大人或者小孩的头部。在寺庙中,不要将脚掌对着佛像,当然也不要对着他人。








【暹粒奇遇】



 


    淡淡的云雾在城市上空肆意游动,蔚蓝的天空霎时笼罩上了一层青灰色的纱,夜幕即将降临。


    穿梭在狭窄错落的胡同内,我的内心开始变得焦操不安,似乎确是迷了方向。


    “您好,请问沃波寺怎么去。”


     过往的路人纷纷苦笑着摇摇头。




    终于,一位长者,从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英文中筛出了他所熟悉的单词。

    “沃波寺?”

    “对,沃波寺!”我不由自主地张大了眼,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他将自行车搁置在路边,示意我跟在身后。

    “您听得懂英文?”

    “一点点,一点点。”老人摇摇头,用手极力指向一条道路的尽头。

    “沃波寺?”

    “沃波,沃波。”眼神中充满肯定,挥手向我道别,转身离去。

   “谢谢您!”我提高嗓音,顾不得道路的泥泞,快速向寺庙踱步。



    一片静穆的林野中,斜着一排木栅栏。穿过隐逸在杂草丛中的门扉,几位年幼的僧人,正端坐在林中的屋舍前,低声颂读经文。我小心翼翼打远处走过,生怕自己的莽撞打破那份肃穆的宁静。

    远处的石凳上,一个身影左顾右盼。昏暗中,嬉笑着向我招手。


   “你好!”他开了口。

   “是在跟我说话?”在寂静的空气中,他尖锐的声音令人心生怀疑。

   “对,来这里!”

   “好”我慢慢地走近。

   “您好,坐下吧。”一位身着赤红色背心的僧人,正盘着二郎腿,肆意地发出爽朗的笑声。手中握着的书本与他的表情格格不入





   找我有事?”我对他的举动很是好奇。

  “是!我名字是希纳特,这几天~正在~  学英语,想和你练练。”热炽的声音中充满自信,丝毫体会不到他是一位英文初学者。

  “没问题,想谈些什么?”

  “这里是卧波寺,暹粒最古老的寺庙。”

  “是啊,我有了解过。”

  “吃饭了吗?”

  “还没有。你们什么时候吃饭?”

  “我是和尚,晚上不吃饭。早上,吃香蕉。中午,也吃香蕉。”


  “是吗?寺庙里只吃香蕉?”

  “对,就是吃香蕉。”

  “当僧人多久了?”

  “三年了。我是上个月从家里的寺庙搬来这里。”他似乎来了情绪,突然从石凳上跳起。“跟我来。”他摆手示意我,将我带到一间空旷的房间。

   “我就睡在这里。”

  “是吗?就睡在地上吗?”

  “对,就睡地上。只有我睡地上。其他僧人睡那边。”语罢,用手指向远处那排整齐的木屋。

  “这些小孩呢?”几位年幼的孩子正围绕着一旁的石柱相互追逐。

  “他们也住在寺庙,和我睡在这里。”



 “对了,你知道洞里萨湖吗?”他接着发问道。
  

  “当然,我昨天从那里回来。”

  “是要付钱参观的吗?”“当然,坐车7美金,门票
15美金。”

  “这么多钱?我的家就在洞里萨湖。在很远的湖中心。明天你想去看吗?”和尚突然摆出一脸认真的模样。

  “什么?”我突然从迷离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去你家?”“寺庙可以随便离开吗?”

  “可以。明天是星期六,其他僧人要去马德望帮忙,我跟师傅请假。”

  “你是认真的吗?”

  “对,当然认真的。”他随手从背心口袋中掏出手机,**了一通电话......“好了,我跟母亲说好了。明天早上,你来这里,和我一起回家,洞里萨湖。”

  “你?”我提高嗓音,突然来了兴趣。“是在开玩笑嘛?”声音又逐渐微弱了下来。虽然他是位僧人,但难免对此事心生怀疑。

  “没有开玩笑。”他从口袋翻出一张英文名片,“这个,我的
美国
朋友。经常打来电话。”一脸洋洋得意。

  “好。那么,明天早上,在这里见面,我随你去洞里萨。”我犹豫片刻,给出了答案。


   回到住处,我将书本摊开,脑海中却一直浮现出下午的情形,那位僧人着实令人感到奇怪。直至眼前的光影变得暗淡,意识逐渐模糊,我在不安的情绪中睡去。




【洞里萨传奇】




  睁开睡眼,立即起身望向窗外,街道还是一片漆黑。我整理好行囊,踏着朝霞向沃波寺赶去。

  候在门外的希纳特打远处迎了上来,春光满面对我道,“早饭吃了吗?”


  “还没有,怕误了时间。”

  “我已经吃过了,香蕉,香蕉。”
  

  “天天吃香蕉?”

  “天天吃!”他笑得还是那般随意。

  “跟师傅说好了吗?现在出发?”




   由城市到码头,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一条笔直的公路于田间穿过。司机将车驶得飞快,车身剧烈颠簸,飞沙走石肆意拍打在脸庞,灰尘呛得人张不开嘴。希纳特却一路兴致勃勃地比划着,介绍着沿途的大小寺庙。
  

  车子一个转弯,视野变得开阔起来,零星的小屋点缀在洞里萨湖畔。

  车子缓缓停靠在码头。

  希纳特带领我跳上了停靠在湖岸的机动船。船头做着位十多岁的少年,一身深色迷彩着装,手中握着支木弹弓。他低着头偷瞄了我一眼,又立刻害羞的将头扭至侧面。走进船舱,司机突然扑上来,给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你好,欢迎你!”



 “好—你好!”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是我哥哥,平时做开船的司机。”希纳特忙着解释道,“坐,请坐下。现在一起去我家。”



   船由码头驶出,轰鸣的马达声回荡在耳边,原本平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湖岸四周树林密布,湖中的木屋为当地渔民所有。



  穿过一片深水区时,一群渔翁正撑着小舟,在热闹的水上市场进行交易。



  “这些不是柬埔寨人,他们是越南人。”希纳特扯着嗓门,仿佛担心自己的声音被机器声盖过。
  

  “他们才搬到这里吗?”我也不由自主提高了声音的分贝。

  “不,很早就来了!”



  随着马达的关闭,船速降了下来,缓行在水面,滑进一条狭窄的水道,恬静的屋舍整齐地坐落于两侧。



  船只擦过一片绿色的浮萍,靠向了一间简陋的水上小屋。稻草编织的墙壁显得极其单薄,三支粗壮的圆木撑起了屋门。



 一对中年夫妇站在门前,向我招了招手,又迅速将手收了回去。
  

  船头的少年将船上了栓,引导我下船。未待我站稳,老人便迎了上来,仿佛偶然遇见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紧紧握着我的手。


 

 “他们是我的父母。”希纳特又适时地向我解释。
  

  “你们好,你们好!”我俯下身子,追随他们的脚步进了屋内,引得在场的人一阵哄堂大笑。因为屋檐太低,狭隘的空间无法容我直立行走,我被迫弓下腰,歪着脖子行动。

  希纳特和父母低声交谈,我坐在一旁,安静的注视着,脸上的笑容已变得僵硬,尴尬的气氛却未曾缓解。



 吃过晚饭,家人疲倦了身子。为我打理好被褥,注视着我躺下,便纷纷睡去。

  风轻轻吹拂着湖面,湿气透过地板的间隙进入房间。我躺在漆黑的夜中,毫无睡意,辗转反侧,直至天际泛起微弱的晨光。



 早餐过后,希纳特迫切要带我前往一片湖中岛屿。

  我向父母依次谢过,登上了船。两位老人伫立在门口,不停地摆动着双手,终于从口中道出一句,“谢谢!”笑容在脸上久久凝固。




  岛上的生活宁静而安详。建筑工人爽朗的笑声,乘着轻风传播开来;散着头发的孩子,围绕着寺庙追逐嬉戏;岸边的老人,手中正握着肥皂,在水面拍打起层层浪花。几代人就这般平和的生活在一起。




 离开的时刻,一直躲在石柱后的孩子,不约而同地跳了出来,望着渐行渐远的船只咧开了大嘴。



  “嗯。你有……”返程途中,希纳特欲言又止。
  

  “有什么?”

  “你有10美金吗?能给我哥哥十美金油钱吗?他回去要交给爸妈。”

  “有,当然有,我在这里吃饭,睡觉,还用了家里的船,打扰你们这么久。这里有15美金,剩余的5美金让你哥哥给家里买些东西吧。”

  “好,谢谢,谢谢!”希纳特将钱递到哥哥手中,笑地合不拢嘴。


 

  我顺手将腕上的手带,给了随船的少年。一直闷不做声的少年,也终于露出圆满的笑容。





【遗世之城】



   回到沃波寺,已是午后时分,精力充沛的希纳特,也尽显一脸疲态。
  

  “你喜欢洞里萨湖吗?”  “恩,挺好。”

  我正与他在寺庙的园林中交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哭泣声,仿佛正在向人哀求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我对此疑惑不解。

  “是住在寺庙的老百姓,住持要将他赶出寺庙,现在正在向住持求情。”

  “因为什么?”

  “在外面玩了好几夜,不归寺庙,今天才回来。”希纳特突然变得有些愤怒,“现在暹粒的酒吧越来越多,很多人的心都被吸了过去。他们偷了东西去卖,拿钱去酒吧玩。”

  “他的父母呢?”

  “爸爸妈妈都去世了。寺庙以前收留了他。”



 “他也一样。没有爸爸妈妈。”希纳特将手指向一个十多岁的孩子。


  他正躺在远处的石阶上,偷偷打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爸爸妈妈都在火中死去了,只有他被人抱了出来了。”希纳特将孩子的衣服撩起,身上的疤痕与脸上的稚气格格不入。


  “这是非常难过的事情”他接着补充道。
  

  听了希纳特的介绍,望着孩子自言自语地在那里翻滚,我一时乱了思绪,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感受。


 

   午后的阳光,逐渐微弱。清脆的钟声响彻寺院。

  “我该去念经了,祝福你旅途好运!”希纳特向我道别,一如既往地油嘴滑舌,跑回房间换了身衣裳,大步向大殿赶去。

  “感谢你这两天的介绍。有机会再见面!”




  空荡荡的寺院中,只剩下我与那孩子两人。

  他疑惑地看着我,从地上拾起了两朵花瓣,在手中摆弄。我上前与他握了握手,“再见,祝你好运!”



   

    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刻,突然,将花瓣撒向空中。咯咯的,笑出了声。

    .....



  坐在驶离暹粒的班车上,两日以来的所见所闻在脑海中频频闪现,挥洒不去。


  窗外过往的车辆,络绎不绝。又有一批与我相似的游客,驱车赶往那座城。赶去追寻古高棉那一抹神秘的微笑。
  

  只是不清楚,在这来往的人群中。是否有人,愿意聆听它悲伤的哭诉?是否有人,在意它低声的哀吟?



  也许,这座外表喧嚣,而内心孤寂的城,只能在这孤独的夜中,独自伤痛。  
  

  然后,静静的将世界遗忘。

  夜已深,彼时低声交谈的人们,都已安静地入眠。







【重逢柬埔寨】


 再次回到柬埔寨,时隔近两个月后。

  

 第二次来到这个国度。因为暹粒有限制外国人租赁摩托的政策。这一次的柬埔寨之旅,我决定由首都金发出发,沿着国家公路骑行前往暹粒,与那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再次相会。   


  经过一番考察,我从一家价格实惠的旅行社,租借了一辆越野摩托车,并且将全部的行李都寄存在那里。带着在泰国购置的帐篷及睡袋,向着未知的旅程前进。



  出了城市,沿着6号公路前行。道路两旁由林立的高楼演变为简单搭建的木屋。直至那些简约的村庄也渐行渐远,消失于视线之中。平整的柏油道路也逐渐过渡为堆砌在地表的黄土。   

  即使每辆飞驰而过的汽车,都会卷起漫天的黄土,依然难以摧毁远处村民招揽生意的热情。穿着朴素的妇女们抱着孩子,照看着锅里煮着的玉米。在烈日骄阳下,期盼着过往匆匆的人群中,出现下一位买主



  经过一段极其漫长的骑行,道路两旁逐渐变得热闹起来。放学的少年们,三五成群,踩着单车,谈笑风生间,向着家的方向行进。



  在距离暹粒还有几十公里时,天色已变得昏暗。我沿着岔路,进入洞里萨湖畔的村庄。





  结束工作的村民,踩着单车,向家中赶去。



  放学的少年,形态各异地享受着下午的美好时光。





  天色渐晚,找到田间一片空旷的土地,支起帐篷,伴着远处的狗吠声,进入梦乡。







【故事】


  由梦中醒来时,远处的小道上,意气风发的学生已开始向学校驶进。





  田间劳作的农民,忙碌得不可开交。



 洗漱过后,收起帐篷,我向着远处的村庄深处前行,去一睹它的真容。



  在柬埔寨,即使学费低廉的村庄学校,也并非每个家庭都能够负担的起。很多年幼的小孩,很早便需要走入田间,承担起家庭中的一份责任。



   河水中,老人专心致志地为爱牛洗着澡。



   然后,赶着牛车,奔赴田间。



   田间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狭窄,被两侧伸展出来的树枝所包围。 





   一滩积水将道路阻截,妇女们在积水中前行。



   隐匿于村庄中的一所小学,正值课间。




   学生们快乐地打着招呼。



  归家的老人骑着单车,悠闲地穿梭于田间




   离开村庄时,已是午后时分。伴着下午日渐衰落的夕阳,驱车前往吴哥窟。







【高棉的微笑】



  穿过一片林间道,绕过一片湖泊,来到了吴哥窟最主要的区域。停了车,门卫告诉我,景区已经临近下班。并且,门票需要前往途中的售票点购买。  


  回程的途中,摩托车意外地出了故障,坏在了漆黑的乡村道路中。  


  推着车走了近2公里,终于见到了村庄。热情地村民一同帮忙,在车后快速助推。经过来回几番周折,车最终得以重新发动,村民们气喘吁吁地向我竖起拇指,“OK!”  


  夜间,道路两旁并没有路灯,回到售票处时,工作人员也早已下班。我决定将帐篷搭载不远处的树下,第二天一早前来买票。 



  刚刚支好帐篷,便出现了一位警察。他并不懂英文,也完全不明白我的解释,示意我推着车跟他走。跟在他的身后,心中一直忐忑不安,担心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当地的法律。  


  到达隔壁警局后,他将情况介绍给一位会英文的警察。警察了解后,告诉我,“将帐篷搭在警局门口吧,因为我们是旅游警察,要对游客的安全负责。” 


  他们协助我支好帐篷,并邀请我一同加入他们的宵夜。


  这个原本孤寂的夜,就在和他们的谈笑中度过。 



  次日一早,便起身前往售票处。拍照,购票,在日出之前,赶往小吴哥。



  进入大门,已经有很多人候在一潭池水边,静候观看最美的吴哥日出。


  面对拥挤的人群,决定不去凑热闹。

  


   美,原本就没有标准的定义,即使只是一个细微的画面,只要自己为之动容,就是美丽的风景。



   与外面人群的喧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内部的肃穆。



   几位僧人正在为一群小孩做着法事。



   家长们陪伴在一旁,安静地聆听僧人诵读经文。



   吴哥窟之所以令世人所折服,不仅在于它庞大的规模以及恢弘的气势,更在于它无微不至的细节雕刻。



   还有那穿梭其中的僧人.



  以及其间嬉戏的孩童



  在微笑的吴哥面前,不得不慨叹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勤劳。



   除了吴哥窟,暹粒的寺庙也各具特色。



   在没有游客打扰的寺庙之中,僧人过着简单而平凡的生活。







【天使不流泪】


  离开暹粒,通过马德望,沿着5号公路返回金边。  

  穿过沿途一座座喧嚣的城镇,到达马德望时已是下午。无意中进入一座沿街的寺庙,寺庙学校中读书的少年,好奇而热情,争抢着要求拍照,然后一窝蜂冲上前,观看自己的影像。  



  对于这群少年,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不需要太多的言语表述,一个动作,就能引得其他同伴捧腹大笑。



   离开的时候,少年们要求最后为他们拍张集体照。   我举起相机,将他们的面容定格在那一瞬间,然后挥着道别,继续向着首都的方向赶去。



   黄昏将至,河水在落日的照耀下,泛着耀眼的光芒。水中的人群,依然不知疲倦地嬉戏,打闹,放声大笑着,腾跃着。也许,这浑浊的河水,真的能够冲刷去他们的烦恼?



  前方的卡车上,人们躺靠在收货的粮食之上,一天的辛勤劳动,终究换得满载而归的喜悦。



   入夜已深,道路上除了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尾灯,漆黑一片。只有沿街的村庄中偶尔泛出的光亮,如同星光般,点缀着漆黑的夜晚。   

   灯火辉煌的金边还相距甚远。我依然走在漫无尽头的道路之上,直至发现路旁的田间,一片空旷的土地。今夜,就将在这里度过。



  张开睡眼,远处的朝阳,正从厚重的云层中缓慢升起。贪玩的少年,已在远处的田间骑着单车。



   继续朝着金边的方向进发,沿途的赶集的村民,热情地挥舞着双手,打着招呼。



   临近正午时分,回到了首都金边。



   在这座蒸蒸日上的城市中,隐匿着一处大屠杀纪念馆,记录着20世纪世界最大的人为灾难。





   这里记录了这个国家悲伤的过去。



   一幅幅血腥的画面,历历在目,是对于那些残暴行为最有力的控诉。




   在那段岁月,不知曾葬送了多少无辜的性命,哭干了多少人的泪水 



   走出纪念馆。前往万谷湖边。这里曾是一片贫民窟,如今政府已经进行整顿。曾经的棚户区已不复存在。   流浪在街头的孩子,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哀愁。




   巨大的挖土机,成为了少年的游乐场。



   精力旺盛的青年,在曾经的家园上热情奔跑,尽情挥洒汗水,享受着体育带来的欢乐。





   我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从曾经的伤痛中走出,像如今这般乐观地生活。



   也许,他们的心灵依然脆弱?



   只是他们的未来,不再需要眼泪。




更多柬埔寨攻略
柬埔寨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