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马布岛临风看海听雨的日子

漁人fishress

9680浏览,51回复

(一)缘起
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独行。之前,总是有朋友,家人或同事相伴。再不济,还自己一个人包了一辆车跟司机,好心的司机还帮我找了一个同行,分担我的费用。

之前定的仙本那摄影行程,因为东马的菲律宾人事件取消了,机票还在,廉价航空的,没得退。随着时间的临近,想想还是去吧,不要浪费了。

网上搜索了一通。仙本那,除了潜水似乎没有别的关注焦点。一度也动心去学潜水,却因为现实的原因而不得不放弃。由于时间仓促,决定去的时候已经离出发只有三五天了,酒店已经几乎没有选择,或者说一时找不到更多信息了,于是还是住进了以潜水为主要客户群的马步岛Uncle Chang的水上木屋。


(二)出发
经吉隆坡转机到斗湖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斗湖的七点天已经漆黑。安心地坐上Uncle Chang安排的出租车,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司机最快开到了一百二三十公里,在双向各一车道没有分隔带的公路上。快到仙本那时,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察设了路障。司机早早的摇下车窗。一个警察拿手电先后在我们俩脸上分别晃了一下,就放行了我们。

 

住进酒店,吃了简单的晚餐,问酒店的柜台,晚上在城里走是否安全。回答是安全的。于是去了15分钟左右路程的超市买了一些零食。一路问路过去,大家都颇为友好。虽然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心悸安全问题。

 

第二天早上闹钟响时,听到的是窗外刷刷的雨声,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半饷才想起自己是在仙本那,是要赶在七点半前到Uncle Chang以便搭八点去马步岛的快艇。惆怅地望着窗外的雨,吃着我的面包早餐。而雨,神奇的在七点停了。在我左问右问终于找到地方的时候,雨又开始刷刷地下起来了。

 

快艇上,一群似乎是香港的潜水客。坐我边上的也是一个独行的女生,西方人。雨,再加溅起来的海水,一路湿湿的。

 

快艇终于停止了马达的声响,我们停在了一排木屋前面。木屋只有晚上五点到早上八点供电,网络也是,没有热水。不过想想这是海上离陆地一小时快艇的距离,也可以理解了。于是,我就开始了马步岛临风看海听雨的72小时了。

 


 

 


(三)马步岛
在放下行李后的几分钟内,太阳又神奇的露了露脸。拍了两张照,天又阴了下去。木屋从这头走到那头大概不需要三分钟吧。找到上岛的路,第一时间选择了向右转。稀疏的细雨,没有拿出相机来,也是因为不知道居民们对拍照是什么态度。一路是岛上居民的木屋,有的建在地上,有的建在水上,一律的高脚悬空着。路上到处是玩耍的小孩,荡着秋千的,滚着铁圈(在他们是橡皮圈)的,打弹子的,玩泥沙的,都是曾经童年的记忆。人类关于游戏不知是如何的演变发展,一脉相承,却又因地制宜而各具特色。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路的尽头,前面一个门,写着私人产业,禁止通行。于是折返,雨也有些大了,打起了雨伞,也拿出了相机。第二次见到穆斯林的墓地,它们的墓地据说传统的是与地面相平的。之前也听传言说穆斯林是竖着葬在墓地里的,后来被告知不是这样的。回来的路上试着给路上的小朋友拍照。小朋友都非常的淳朴,看到拿着相机的我,纷纷跟我打招呼。还有小朋友似乎搞错了byebye的意思,看到我就跟我说byebye。我反复对她说hello,第二天再去的时候,她远远看见我就喊hello。有的小朋友摆出各样的姿势吸引我的注意力。

 

 

 

还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女孩,匆匆从我身后跑到我前面,站定在角落里,我以为她在等人。她很漂亮,让我不好意思拿起相机对准她,所以冲着她微笑着我走了过去。但是走了一段路后,赫然发现她又在前面等我。我才恍然她是要我给她照相。拍了两张,让她看了显示屏上她的照片。嫣然一笑,她迅速的跑回家里关上了门。

 



雨下得大了,路遇一桂林组团来的落单的游客,在路边的小店避雨。他邀我也坐下。他们十个人,之前三天,去了仙本那周边十来个岛,看海上吉普赛人。那一定很有意思。原本我们的摄影行程应该也是去那些更原始的岛的。

 

挥别了路遇的新朋友,回到木屋,吃过自助的午餐,雨是越下越猛,暂时不能出去,于是坐在凉亭兼餐厅里,泡一杯香茗(哈哈,只是袋泡茶而已),手捧韩素音的A many splendoured thing(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中文名是生死恋),放起iPad里唯一的中国好声音(你懂的)。临着咸咸的海风,看眼前波澜不惊的海面,听雨打在木板上沉沉的声音,下午,就这样慢慢,慢慢地从手指缝里溜过去了。

 

 

四五点钟,天放晴了,背起背包,上岛往左转。这与往右转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这里有长长的沙滩,远远的栈道。黄昏时分天际的云霞变换不一,栈道上有嬉戏的小孩,组成完美的剪影。走过长滩,进入了一个村子。这里的大人小孩跟向右转的居民小孩完全不一样。每个看到我的小孩对我喊着hello,远远地朝我伸手要东西。在路边的小店买一些糖果分给几个小朋友。有的拿了糖便罢休了,而有的不甘的说着money。我只有笑着摇摇头走过。他们倒也不强求。更令人吃惊的是,在这个贫穷的小小孩大多衣不蔽体的村子里,大白天的,大人小孩开着赌桌,而庄家居然是个孩子。

 

 

 

 


行到一个拐角,几个小朋友在一个平台上跳水玩。边上一棵斜斜的椰子树,横空出世。于是有人请小朋友爬椰子树。小朋友大概没有做惯这事,爬到一半都纷纷跳水。他们还是喜欢玩跳水的游戏。

 



再往前走,发现居然从"私人产业,严禁通行"的门走了出去,才知道我已经环岛一周了。于是原路返回,沙滩上又一次见到了荷枪实弹的士兵。笑问他们是否还有菲利宾的武装分子?他们把头倒向一边,要给我无比信心地拖长了声音说No。

(四)星空
一整日的下雨或多云,不指望晚上有星星。吃过晚饭,一抬头,却也闪烁着点点的星光。于是搬出所有器材,三脚架,鱼眼镜头,快门线,手电筒,iPad,手表。环境还是有点亮,更严重的是月明星稀,阴历十四还是十五的日子。高ISO大光圈测试时,曝光十几秒,就亮如白昼了。只能用拾贝的叠加法了。ISO调到最小,光圈还是放5.6以免星迹太细。由于没有定时器,看着手表大概五分钟拍一张,拍了四十分钟。


天深蓝的深邃着,海的绿也更透彻。微弱的弧线,这便是我与星迹的第二次相遇了。

 

 

 

我摆起的大阵式引来了同船上岛坐我边上的姑娘。聊起来知道她从俄罗斯来,专为诗巴丹这一潜水胜地而来,在埃及学的潜水,已经有了70多潜的经历了。听她描述海底奇妙的世界,真是令人向往不已。还有一对上海来的年轻的夫妻,男的是广西人,女的是怡保人,是来学潜水的。女的因过不了某一关而放弃了。他们也在附近架着三脚架拍星星呢。

(五)浮潜
不能潜水就去浮潜吧。预定浮潜的日子,天湛蓝,云洁白,海湛蓝,水静静。没有比这更好的日子了。戴上太阳镜,才惊觉偏正镜后的景色更加纯粹,才意识到拍水要加偏正镜。但是因为要去浮潜,所以一时顾不上拍照。

浮潜是跟那些潜水的一起坐船出去的。马步岛周边水浅的地方才两三米,三四米。再出去就有十八米深了。交界的地方如同悬崖峭壁般直接下去了。这大概就是适合潜水的原因吧。船就把我们带到了这样的交界处。潜水的一个个穿上了厚重的装备,后空翻着下水了。浮潜的我,也穿上救生衣戴上眼罩咬上换气管,扑通下了水。潜水的人奔了十八米的深处去了,我们就在三四米的地方。之前,我们被告诫,不要去深的地方,但也不能去很浅的地方。

这里的水还是比较深的,各色的鱼儿都在我的身下跑来跑去,不容一点靠近。鱼的颜色鲜艳的让人咂舌,也总是在想,这些颜色鲜艳的鱼,怎么都没有成为餐桌上的美食呢?美丽的花不香还有生物学的道理所在,美丽的鱼难吃吗?这又是什么原因啊?

浮潜一共去了两个地方。第一次的一方,水有点浪,对于换气管的使用也不是很正确,所以潜一会儿就不是这里就是那里进水了,要抬起头来处理一下。到第二个地方时,才明白正确的使用方法。这个称之为卡帕拉的浮潜区域,海水清澈而平静,而我又掌握了咬嘴的使用方法,潜上十几二十分钟不出水面也不是问题了。

有一次,似乎是误入了很浅的地方,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那个时候,珊瑚就在手边,触手可及。很轻很轻的用手指去碰了它一下,从指尖传来的的柔软的感觉流遍全身。我是那样的惊喜,完全如同置身在五彩的丛林之中,摇曳着,微动着。鱼群也列队而动,有时又如同听到指令一般,同一瞬间转变前行的方向。太迷人了。我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使得自己不要不小心碰到了珊瑚。我在这美景之中游弋了也许不到一分钟时间便警觉我大概是进入了浅滩区了,于是赶紧又恋恋不舍的游出了这个区域。再次回到四米十八米的交界出,却看到三个潜水员在我的垂直下方。我如同一个二维空间的存在,而水下的潜水者则是三度空间的存在。这种空间的错位,给人一点点挫折感,但也新鲜有趣。

(六)海鲜
在马步岛的住宿是包括三餐的,简单的自助餐。但第一天中午就发现有人在吃海鲜大餐。寻问了才知道每天早上有人来兜售海鲜,螃蟹,各种海虾,龙虾,厨房以15令吉的价钱做一道菜。

第二天早上,果然有卖海鲜的人来了,螃蟹只有梭子蟹,10令吉3个。龙虾70令吉一个。我只买了三个梭子蟹,中午的时候就有海鲜餐了。第三天想试一些虾时,却是没有看到卖的。

 



(七)海上月落
第二天的月是99%的圆月,星星更加稀疏了。早早睡了,四点四十分被闹钟闹醒,门外果然月光如水,一轮圆盘挂西天,海面的水波中月光粼粼。

 



拍了几张,不知如何表现。在台湾的时候,听林先生,带我们游垦丁的司机,说海上月落也是非常壮美的,更何况正是月圆之时。留心了今天早上的月落时间。起来的正是时候,不过天边乌云很多,月亮很快躲到黑云里去了。

 

 

想着月亮被遮,该可以拍星星了。其实东面天光已经亮起来,太阳快要出来了。


 

(八)偏正镜后的景致
浮潜那天戴着太阳镜看到的绝美景致,回到木屋后想赶快尝试。但因为是下午了,木屋前朝西的海面,由于光线方向的原因不复迷人。而屋后朝东的方向,碧海蓝天彩屋亮船,在偏正镜的调节下,色彩是如此让人迷醉。

 

 

 

朝东只有等第三天了,但那一天一直阴或雨。一直到第四天离开那天,早上天气晴朗,但天不蓝,云无立体感,拍出来的照片全然不是那天看到的感受。不知那天是我把美景想象的太美好,还是后来的天气不给力,总之我没拍到我看到的绝美。

 


 

 

 

 

(九)韩素音的「A many splendoured thing」
第三天,再度的临海听风读韩素音。韩素音与Mark相遇了。在这部自传式的小说里,她把自己写成一个没什么社交的,带着个女儿的寡妇。她一直强调她是中国人,有着东方式的保守,虽然她是一个欧亚混血儿。是我误解了韩素音还是后来的韩素音转变了呢?在我有限的认识中,她是交际场中的尤物,中西通吃啊。

 

一段有趣的文字,她与Mark,一个英国记者,第二次见面时,问他是否去过中国。因为她把世界上的人分成三类,中国人,去过中国的非中国人,外国人。

我知道故事的结局,他们在一起了,虽然最初她是那么的迷恋又那么的抗拒这一段不合乎东方传统的恋情:她是寡妇,Mark有太太,他们都有孩子。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克服他们之间的障碍的,在1949年的香港,但他们最终在一起了。但是Mark最终也死了,死在了战场。这样一个凄美的故事,到底是如何的辗转发展,我还要慢慢的读。

韩素音的文字优美,是马来西亚当年英文课本的常选文章,在东南亚享有盛名。一路读来,很多英语用词真是让人欢喜,不过过目查完字典即忘。

(十)上岸
终于回到仙本那。真好赶上当地一年一度的彩船节。以为会看到彩船在海上列队游行,没想到只是密密麻麻挤在码头。有些隆重有些简单,但大家做得都很用心。大船上还有盛装的舞娘在跳舞。似乎很多重要人物在场,保安也算森严,好多拿枪的。天实在热,我不知道那些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在这大太阳下如何度过几个小时。而我转一圈大概不到一小时,就找了个地方灌了一杯橙汁,一杯白开水,一杯芒果冰,才终于把暑气压了下去。

 

 

 

 

 


时间还早,太阳却正当午。不知不觉走到一条满是阴凉的长廊,就随着**往里走。走着走着,却到了收票口。看很多当地的小朋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票往里走,想着值得一看吧。退回到售票处,问里面看什么呢?回答是看大鱼。好吧,大鱼就大鱼吧,谁让这里凉快呢。看到那些鱼我哑然失笑了,黑黑的鱼,半米多,不到一米长,还有些别的鱼。

随便逛着,拍着,一个中学小男生示意我给他拍几张照,他摆出各种姿势。周围的同学哄笑着他。我却注意到边上一个马来女孩,不知是否他们是同学,是美女一枚。于是问是否可以给她也拍两张照。女生羞涩的不语,我这就当是默许了。卡卡两张,不是很满意,还是给她看了。说再拍两张,又卡卡,哇,自己看了都非常满意。女生边上坐着她的女同伴,因为不如这个女生漂亮,我没给她拍,估计心灵受了小小的伤害。下次一定不这样偏心。

 


看着这么好的照片,问那个女生有没有邮件地址,我可以把照片电邮给她。他们似乎不知电邮。她的女伴说"非死不可",我就不知道"非死不可"怎么能把照片传给她,而且有"非死不可"的话,总该就有电邮呀。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十一)结尾
日子,看看海,吹吹风,听听雨,喝喝茶,读读书,观观星,拍拍照,赏赏味,潜潜水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

更多沙巴攻略
沙巴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