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难忘的西萨摩亚(转贴)

fh1120

12418浏览,2回复
              难忘的西萨摩亚


  在那遥远的南太平洋中部,波利尼西亚群岛西部有一的很小很小的岛国,她的名字就叫做西萨摩亚,全称为西萨摩亚独立国(The Independent State of Western Samoa)面积只有2890平方公里。虽然从中国去到那里非常困难,但那的确是个值得一去的地方.(我在影集中放了2张照片).很多人问我,你去过那么多的地方,最喜欢哪里? 哪里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们:西萨摩亚. 在我的影响和鼓动下,新华社亚太分社的X社长还真的去了一次,香港国泰航空的总裁也正打算去看看.


                          西萨摩亚概况


  西萨摩亚因位于萨摩亚西部而得名,有“可可国”的美称。由于该国处于太平洋火山地震带上,火山不断,地震频繁,那里的各个岛屿都是火山喷发的产物,因此又有“火山群岛”之称。另外,由于波利尼西亚各岛的居民,是从东南亚移居到那里的,萨摩亚是他们最初集中的场所,后来才陆续散布到其他岛屿去,因此,这里还有“波利尼西亚的心脏和摇篮”之称。
  那里人口只有16万。萨摩亚语为官方语言,通用英语。1899年萨摩亚群岛分为东、西两部分,英国把当时由它占领的西萨摩亚给了德国。1914年被新西兰占领。1920年起为新西兰委任统治,1946年改为托管地。1962年1月1日宣告独立。

  首都阿皮亚。政府所在地和商业中心均集中在阿皮亚市。人口3.5万,为太平洋重要港口之一。阿皮亚是一座美丽的热带城市。在阿皮亚还有一个“中国小镇”。


                           纯朴的民风


  朋友问我,那里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吸引你? 我说,纯朴的民风和美丽的海岛风光. 两者相互辉映,美不胜收.
  海边雪白的沙滩,向高处和远处眺望,蓝蓝的天上飘浮着白云,一望无际的大海是]那么的宁静.几只小船上站着当地的土著人,他们手拿鱼叉正在捕鱼.....空气是那么的清晰,沁人心肺......
  海边有一条公路,路边有几个当地人在卖他们从林子里刚采摘来的水果. 我用英语问其中的一位,"这水果怎么卖? ""10个西萨元"(当地货币好象没什么比价,在机场兑换,一美元换一个西萨元)我说,"多少钱一斤,或多少钱一磅?" 他对我摇了摇了头.似乎听不懂. 我说,"我只有美元",他好象听懂了,于是伸出一个手指.一个美元一斤还是一磅? 他再次摇了头说. "全部都拿走."我的天啊.那可是象一座小山那样,一大堆的水果呀. 我想搬也搬不动呀.于是给了他一个美元,挑了几个大香蕉拿走了.
  海边公路上还有一条公交车线.车站上有几个西萨人在等车.我怀着好奇心,也想坐几站试试. 车来了.我一上车觉得不太对劲,怎么车上没座位呢? 空荡荡地.难道只有站票?原来在车的最后只有一排座位.上面已坐满了人. 新上去的乘客毫不迟疑地坐在他(她)的腿上了.我把这种做法叫做 "一律平等" 或者叫做 "机会均等"吧! 我作为一名外国人,可真不敢如此的"放肆", 因为在他(她)们的身上,根本就没穿上衣,下面也只是围了一小块布而已....西萨摩亚人就生活在这样一个风光明媚的世外桃源,衣服对他们来讲可能是多余的。萨摩亚人,不管是男是女,基本上是裸体的,他们只在“要害部位”略做象征似的遮掩而已。  
.
                        丛林深处千万别进去


  接待和陪同我们的是西萨摩亚外交部长的翻译N小姐. 她是一位长着黑黑皮肤的漂亮的姑娘. 她当时是唯一被西萨政府派到北京语言学院学过两年的中文的西萨姑娘. 她对我说: "路边的林子深处,你们千万别进去". 我说为什么?  "进去后,你们就可能出不来了". "难道他们会把我吃了?"  "不,西萨的女人会把你们抢走归她所有.直到让你帮她生个小孩. 她们很喜欢象你这样的中国人." 西萨摩亚华桥华裔的数量不少,大约每40个人中就有1个是中国血统人。从1903年开始,中国人被德国殖民者一批一批地运到西萨摩亚当苦工,从事可可、香蕉等种植业。由于中国人勤奋努力,吃苦耐劳,受到西萨摩亚人的欢迎。再说,中国人长的白白净净的,很受西萨姑娘的青睐. 她们不一定想和你结婚,但她们以有中国血统的小孩为光荣和自豪.可能是由于“爱的自然发展”吧,所以西萨摩亚的私生子,占着可观的比例,其中不少带有中国人的雪统. 但是私生子在那里决不会受到社会和家庭的歧视。他们同婚生孩子一样有着相同的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西萨的小孩,不管到谁家,都得管吃管住.
  为了自身的安全, 我当然不敢擅自闯入丛林,只是在林子边向里看望. 他们没有房子,只是在几棵大树中间,用木板搭成一个能居住的地方. 少数家庭用席子将住所简单地围一下,大多数连席子也不用,四周全是空的.
  N小姐对我说,西萨的男人们一天的工作就是去林子里摘香蕉,椰子,面包果和野生的芋头.或者下海叉鱼.回来就没事了.很悠闲.下面就是女人们的事了.她们要用这些原料做吃的.可能是那里没任何污染,吃的东西是纯自然,加上优质的鱼类蛋白质和过量的薯类淀粉,那里的男人,健壮、勇敢而又带点野性;那里的女人体态丰盈,热情洋溢。
  岛上居民信奉基督教,严格奉行星期礼拜,每个村庄都有教堂,教堂可以支配一切。每逢星期日,大人小孩,一律身穿白袍去教堂做礼拜, 教堂发出的音乐与海风交响在一起,使人有一种神圣而又虚无飘渺之感。


                       西萨摩亚人的家庭


 阿皮亚人都穿一种叫做“拉瓦拉瓦”的短围裙。这种围裙色彩鲜艳。妇女发边都插一朵鲜花,未婚妇女插在左边,已婚的插在右边。男人有纹身习惯,它是艺术装饰,又是社会地位的标志。
  西萨摩亚人的基本生活方式是每个家庭共同工作,分享食物。每个家庭有一位家长管理全家的财产,照顾家庭成员的利益,并且参加村里的会议。人们之间相互恭敬,礼貌相待。
  西萨摩亚人的结婚仪式非常简单,只要请大家吃吃他们自己用面包果做的糕就成了. 结了婚,一般都是妻子住到丈夫家里去,但也有些丈夫情愿住在妻子家里。西萨摩亚人的居室多为茅屋,或者在树上搭起的木板, 狭隘简陋. 大家族数代同堂,旁系亲属亦聚居在一起,因为随便惯了,性生活也就从不忌讳。这是西萨摩亚人最有性格的一点。
 如今西萨摩亚年轻人在婚恋问题上也"改革开放"了,他们不但需要爱,而且爱得很轻松,很自然,很勇敢,很积极。西萨摩亚的男子追求女郎的勇气比在南太平洋的浪涛中打鱼还卖力。青年男女们,婚前固然经常出双入对,有时甚至于有些男子,还会蹑手蹑足潜入女方的家里去偷香。如果女的愿意,其家人决不反对,并便装着看不见。反之,女的如果不同意,那家里的人就会不客气的给那不识相的家伙颜色看了。西萨男人身上一半都带的砍伐用的长刀. 不过,很少有那样不知好歹的青年男子。

  
                         外交部长的家宴


  一天早餐时,西萨外长的女翻译N小姐兴高采烈地告诉我, 外交部长今天中午要设家宴招待你们. 我带你早点去. 我觉得有点奇怪,赴宴还能早点去? 她说,我们西萨没那么多规矩.你去得越早.主人越是开心,说明你重视呀.
  在N小姐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部长的家.那是一个比较讲究的一层茅草大套房. 完全用木板建成.院子很大,四周没有围墙,只有一种较高的热带植物自然将官邸围了起来. 房前的院子是个自然的花园,长满了各种花草(野的). 除了通向房子的小路外,完全没有经过人工雕制和安排.
  后院是个露天大厨房.一大帮女工正在那里忙忙碌碌地准备宴席呢.只见,有人正在将面包果,生香蕉,野芋头和椰子肉用手在一块工具板上将它们磨碎成大颗粒状, 再用椰子水调和并用一张大叶子将其包好, 然后将它们放到了院子中央堆着的由大鹅卵石做成的"锅"上, 灶中用木柴将石头烧烫,进行烤制. N小姐告诉,这就是宴会的主食.主菜是用同样的办法烤制的海鱼. 配菜全部是生的野菜.不管谁来,全是这个规格.
  宴会上喝的酒叫“卡瓦”酒,它没有一点酒精,是从一种植物的根里用手挤压出来的黄白色的液体. 尽管我不太习惯,据说它有滋阴壮阳,补肾补肝的功效呢. 说真的,我在吃的时候,还真是不习惯这种饭菜.但物以稀为贵,总得尝尝这种独特的宴会大餐. 这在中国和其它地方是很难吃到的.

               
                          西萨摩亚国家电台


  除了游览观光外. 我的主要工作是采访和报道.并要把我的所见所闻发回本部. 因为工作的关系, 我专门租了卫星线路.于是我去到了唯一能在当地转送报道和节目的西萨摩亚国家电台.
  台长S先生非常热情. 首先带我参观他的电台. 那是一个由几间茅草房组成的国家电台. 只有两间演播室和一个机房. 说真的,它的条件和设施比不上我们任何一个最贫困的县的广播站. 一个演播室内,一位西萨摩亚的女节目主持人正在播报节目,还向我点点了头,以示欢迎. 我进入了隔壁的第二个演播室.当我坐到演播台(一张小桌子)时,傻了,桌上唯一的话筒和耳机上长满了铁锈,别说监视器和调音台了,就连一个开关也没有. 房内墙边上到是有一个机柜. S台长拿起话筒和耳机上的插头就往机柜上的插孔里插. 半天,我终于听到了西萨国家电讯局的信号. 于是我用英语请电讯局的小姐帮我通过新西兰接通北京. 这可难了. 怎么也接不通.....我坐在那里整整三个小时. 还是没接通. 这时,S台长的额头和脸上在不停地冒汗. 我的全身也早已湿透了.....说也奇怪,真是工夫不负有心人,  S台长拿着的插头,不知道插在了哪个孔里, 我终于听到了中国音乐和北京的呼叫. 但是不能双向通话.管他三七二十一,把稿子和节目发回去再说,管它能否收到......(后来回北京后才知道,家里还真收到了)
  发完稿, 我要赶到元首府去参加西萨摩亚国家元首举办的盛大晚会.  S台长告诉我,别急,他用他的专车送我去. 那是一辆日本产的丰田老客货两用车,驾驶室三面的窗户的玻璃全没了.成了真真的敞蓬车,到是凉快. 专车除了喇叭不响,其它部分咣咣地着响, 好在车前的大灯还是亮的.

                      
                          盛大的国家舞会


  专车穿过了森林间无数的小土道,四周是一片漆黑,鸦雀无声.只能听到车皮的振荡声. 说真的我心里还真有点发毛. 好在地方不大,不久我终于看到了希望的灯光. 元首府的大门站着两个警卫. 说也怪,车进大门时S台长还真牛,只是放慢了点速度. 只见两位警卫一个立正,还敬了个礼,专车就进去了. 可别小看了这位台长, 他可是元首任命的"国家级的高官". 车直奔元首府的接待大厅. 我进去时,国家舞会已经开始了.
  我参加过不少东西方国家举行的舞会,这里这样的舞会还真是头一回. 舞厅很大,地面是用长条木板拼成的,四周只有木柱,没有窗户. 当我从门口走向大厅边的座位时,发现地板是颤动的.要案四周全是站着,坐着的主人. 客人没几个. 我找了一个靠近电扇的藤椅坐下想凉快休息一下.
  可能是客人不多的缘故吧, 舞厅中跳舞的人很少. 刚坐下不久,只见一位贵夫人笑着朝我走来,她可能是某位部长的太太,人很富态,身上穿着耀眼的大花袍,体重决不少于160公斤(那里的妇女听说越胖越有地位). 当时我的体重最多也就是60公斤吧. 她主动邀请我跳舞. 热情好客的女主人的邀请是不能拒绝的. 如不接受邀请,那就有失中国人的风度了. 但是,也确实存在一些困难. 这位部长夫人起码有我三个人那样的宽度和胖度. 要搂也搂不住呀. 我刚刚站起身来,并正琢磨怎么跳时,没想到,她一下子就把我给搂住了.而且还搂得那么地紧. 几乎把我全包在了她那肥胖的肉体之内. 这怎么跳呢? 只能按慢两步的办法慢慢移动自己的双脚. 她的体重较大,脚刚动,地板和身体在不停地上下颤动. 汗味,香水味加上潮湿闷热的空气,我可真感到有点呼吸困难,透不过气来了.....好在舞曲不算太长. 休息时,我想这个跳法可真有点吃不消. 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必须主动出击,去找体重较轻的西萨女士去跳吧......


                             告别宴会


  在西萨摩亚采的访将结束了,为了感谢主人的热情接待和周到的安排,我们采访组决定在我驻西萨大使馆举行一次答谢宴会. 因为在当地的中餐馆吃不到正宗的中国菜,为了适合当地人的饮食习惯,那里的中餐馆早就变味了.
  我找来了N小姐,请她当顾问. 幸好事先找了她,否则非出洋象不可.我把我们的意图告诉了她. 她问我,你们打算邀请多少人参加? 我说,10位当地有关的官员,对你们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 那你们准备多少人吃的东西? 我说,两桌吧, 20人. 她一听就不停的摇着头说,不行,不行! 你必须准备100人的. 为什么? 她说,你不懂,你请一个,就意味着请他的全家. 比如我吧,我会带我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一起来,至少5位. 如果有孩子的,还会把小孩也带来. 你想想要来多少人? 这下可真是犯了难了. 两桌一下子就变成了10桌. 再说了到哪里去买这么多人吃的菜呢?.....不想不要紧,一想全是难题. 再说,话已说出去了,不请也不行了. 于是我只好赶快到中国驻西萨摩亚大使馆去请示.
  中国大使馆是一栋白色的小楼. 在当地是够气派的. 当时,连大使在内一共才7名官员和工作人员,连同家属也就是十来个人吧. 我来到了办公室. 非常幸运, 他们告诉我, 在接到我们的工作计划后就使馆就作了安排. 前几天,他们已派人到东萨摩亚去采办了. 那里是由美国人控制的军事基地, 还是一个很大的国际物品免税供应站. "你去看看,使馆上下全在忙着准备你们的告别宴会呢."


  使馆办公室主任还特地告诉我, 明天你们一早就过来. 我说,午宴不是12点才开始吗? 他说,你不知道,从明天上午9点开始,就陆续会有客人来赴宴了.他们一来就开吃.一直到宴会结束. 这是这里的习惯.所以只能采取自助餐的形式. 第二天,果然不出使馆所料从9点开始客人就陆续来了,并且全是带着一家老小来的,坐下就开吃了.....
因为在当地,能够吃上真正的中国大餐是他们梦寐以求和特别重大的事情.
  在西萨的几天工作结束了,我深深的感到, 虽然那里的人民还很贫穷,社会还很落后, 但是这个伟大的民族就象那里的海洋,空气和土地一样纯朴,自然和可爱. 这在世界其它的地方, 特别是发达国家和地区恐怕是难以见到的. 这段令人难忘的经历将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更多波拉波拉攻略
波拉波拉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