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埃及(十三)夜看苏菲舞

南子笔记

16546浏览,5回复

 

1月21日 (下)夜看苏菲舞

固力宫的苏菲舞,逢一、三、六演出,网上关于开罗的攻略多有强烈推荐。如同北京故宫里上演中国传统古乐、日惹布兰班南演出爪哇舞剧《罗摩衍那》,我对这种带有强烈地方“印象”的视听大戏向来没有抵抗力。

 

按照计划,我们整个行程在开罗的时间,只有今天有苏菲舞演出。所以,虽然亚历山大时间匆匆,我们还是按计划于下午回到了开罗。

 

同伴对苏菲舞没有一点兴趣,而且不喜欢晚上出去,我只能单刀赴会了。单刀赴会,有点凛然,实在是这段时间埃及治安不稳、游客甚少、亲友关于夜晚不要出酒店的重重嘱咐,而心生忐忑。我们这次回到开罗,住到了一家貌似国际青年旅舍的旅馆,几乎都是背包客。于是我试着在这里寻伴一起去看苏菲舞……问前台帅哥,知道这里有人想今晚去看苏菲舞吗?帅哥想了想,摇摇头。看我表情失望,他又说等一下,转出去大概问什么人去了……然而回来后的答复,仍是没有。他说,现在固力宫的苏菲舞要收门票了,你知道吗。我说,知道的。我又多余问了一句:“你觉得苏菲舞是不是真的值得去看?”大概是想再给自己吃颗定心丸,假如他说一般的话,我很可能会因为害怕便放弃了。他说:“我想是很值得去看的。”于是,我往楼下去了。

 

刚出了电梯,叽叽喳喳地迎面而来一群同胞,五六个正折腾得满身尘土和汗水回来的年轻人。“啊!你们好!你们从哪里来……”搭伴的希望又在心中燃起。热烈地喧哗了一阵,他们从约旦玩过来的,为了买去卢克索的车票,今天在火车站几乎奔突折腾一天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欣赏苏菲舞啊……终于,我还得硬着头皮自己出门。

 

往街上走着,去路口的小广场打车,路边马上有埃及男人靠上来问这问那,我心中那个犹豫啊!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安全吗?看完后更晚了,打不上车怎么办?这是埃及啊,开罗啊,去还是不去,to be or not to be……我在小广场的一个路口拦了好几辆车,有的喊价格太离谱,大多是一听就踩动车辆,摇头离去,。后来我终于激动地跟着跑了几步追问一个司机,为什么?为什么我拦了好几辆车都不去?请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司机回答了我的问题:“你应该到那个路口打车,方向不对!”Oh,my god!拒载的理由原来是这个!早说嘛!

 

磨完之后便时来运转了,我刚到那边的路口准备拦车,一个学生模样的男青年立即援助我,问我要去哪里,得知我要去固力宫后,跟司机说了一句,让我上车,还说价格看打表器。就这样,来埃及那么多天了,头一次坐出租车打表,简直是奇迹,之前坐到这附近要15埃镑的,这次打表居然只用5埃镑!下车地点是罕哈里里市场马路对面,夜市的摊子到处都是,阿拉伯人山人海,而固力宫究竟在哪个旮旯呢?司机不会说英语,着急地吧啦了一大堆,听不懂。我只好下车自己找了。大概看出我迷路的表情,一个正摆着夜市摊的姑娘问我需要帮助吗,又叫来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后来又有个店铺老板加入,就这样,他们把我指引到了两三百米外、巷子里的固力宫了。位置果然如传闻所言,隐蔽。

 

到达的时候,好多的人拥挤在门口,怎么回事?怎么不进去?我挤到前面,原来两个健硕的大叔正卡着门缝,门上贴着“票已售完”的通知------不让进去了。

 

我挤到门缝前,请求大叔让我进去,我说我后天就要离开埃及了,真的很想很想看这里的苏菲舞……当时场面闹哄哄的,不知大叔听明白我说什么了吗,反正依然铁面无私地把守着。后面有两个阿拉伯男孩似乎感受到我那强烈的愿望,跟我说,请等一等。大概过了两分钟,有几个人举着票要往里挤,这时那两个男孩示意我跟着挤进去。我心领神会,点头致谢,立即跟着往大叔的门缝挤。大叔虽然把守严实,但因为主的奇迹,因为前挤后推,因为瘦小,我挤进去了!

 

其实里面人不多,也没有人查票,椅子坐满了,我就在靠近舞台的中央水池边就地坐了,竟是个绝好的位置。感谢主啊!感谢那些帮助我的人!也感谢那放我进来的大叔!如果不是因了你们的好心,我大概从此无缘这场震撼人心的苏菲舞了……这哪里是表演,这简直是一场淹没一切的宗教洗礼!虽然我是个天主教徒,但是,那种信仰的力量,或者说,那种因爱一种事物,而沉浸其中,逐渐达到忘我状态的深沉的喜悦,是人人都可感受的。

 

苏菲派,是一个以古兰经为根本的伊斯兰宗教的派别,游离在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主流世界之外,是伊斯兰世界的神秘主义。和释迦牟尼、甘地这一类伟人一样,苏菲派的先驱们最开始也是不满政府的腐败、民生的潦倒,决定采取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克己复礼、苦行禁欲,以身作则、沿途宣教。后来又结合古希腊传来的柏拉图哲学,和从印度流入的瑜伽修行方法等,逐渐形成了神秘主义的苏菲派。他们认为人生的目的是最终与安拉合一,只有通过沉思冥想,全神贯注想往安拉,使个人纯净的灵魂与安拉精神之光交融合一,才能真正认识真主,除此而外,别无他途。认为安拉的本体包容万有,而万有归于独一的安拉。人通过不同阶段的修炼,达到“无我”的最高精神境界,被安拉所吸收并与安拉合一。

 

苏菲用旋转地舞蹈来修行,以期达到与安拉合一的目的。而固力宫的苏菲舞,可能已不是单纯的修行了。它更像睡觉做梦的过程。刚开始躺在床上,是清醒的,脑子里想这向那的有意识地编织美梦,而后进入梦乡,沉沉地睡了很长时间,做了一连串很长的美梦……迷糊醒来,却还在想那个梦,还有意识地想续梦。

 

刚开始半小时里的表演,明显是取悦观众的,台上洋溢的是一种欢乐的气氛,乐器的击打充满了力量的美,阿拉伯男人那种野性与俊朗非常饱满。而其中一位大叔,无论是舞蹈还是表情,时不时在刹那间表现出一种令人震惊的妩媚。而台下的观众,似乎也都被那妩媚的一刹那攫取住了,疯了一般地欢呼回应。节奏强烈的打击乐器也把所有人调到了同一个振频,连刚站稳走路的小孩童都挣脱了父母的怀抱,站在台下跟着节奏蹦蹦跃跃起来。

 

随着音乐的进程,这些男人都开始了一种让我震惊的表现,他们在击打乐器中,表情、动作,都逐渐进入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深沉状态。一位王子打扮的人上来了,开始了长达40分钟的往一个方向的快速不停的旋转,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他飞快的旋转着,巨大厚重的裙子随即飞扬……他变换着手势,而整个人,慢慢,慢慢进入对神的聆听状态,仿佛看到了真主的音容般出现了一种幸福的表情。伴随着有节奏的、越来越深沉的打击乐,一个长者自始至终在吟唱,声音高亢有穿透力。这时。舞台上音乐与舞蹈完全是遵循了某种宗教的仪轨,而不再是面对观众的表演。唱歌的那位老者似乎也逐渐进入了忘我的状态,歌声仿佛天人合一后来自生命的内在。“王子”周围伴舞的人跪成一圈,有了那种见到神导致自我过于幸福喜极而泣的癫狂……

 

 

从固力宫出来,外面依然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依然看不到什么外国人,但我却一点也不害怕了,内心有一种极致的平静,仿佛还沉浸在神的世界中。也许,是苏菲舞美好得让我体会到了这个民族的另一抹色彩。

 

 

 

更多开罗攻略
开罗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