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埃及(十)别了,卢克索

南子笔记

27693浏览,12回复

 

1月19日 别了,卢克索

今晚要乘火车离开卢克索,却把最有名气的帝王谷游览放在今日。因为,我们只是游览。旅馆在西岸,交通很方便,同旅馆的好几个欧美人还选择骑行而去,分几天把帝王谷和附近的古迹都转了一圈。很欣赏他们的旅行方式,虽然这已经是个无险可探的时代,但他们总愿意在一个地方花上更多的时间,以生活在他处的心态,把常规的游览项目随意化,使旅程增添了一些探险的意味。

 

我们只是包车而去,沿田间土路,颠簸地穿过旅馆后面的村庄,爬上专为帝王谷等西岸古迹修建的康庄大道,迅速地经过了作为大景区门口的门农巨像,依司机的经验,先直奔景区最里面的帝王谷。然后便是按司机的嘱咐,他在停车场等我们,我们呢,可以在里面转两个小时。和埃及很多大名鼎鼎的景点一样,到达售票和入口大厅之前,总得先穿过一条纪念品店铺一个接一个的通道,领受小贩们千篇一律的’one dollor,one dollor…’的叨叨。

 

可能去过新疆的人,不会觉得帝王谷这些带岩窟的山包壮观,不过岩窟中的景象却不同凡响了。那里的壁画、文字、建筑结构,寄予着法老希望肉身不腐、死而复生,继而获得永生的强烈愿望。和埃及露天的神庙相比,法老墓中许多壁画保存得更加鲜艳。而有的地方,已经被盗墓贼或博物馆整块地剥下带走了。现今,参观者络绎不绝,有人细细揣摩,阅读墓主的一生与愿望。有人下去走一圈,迅速回到地面,感叹法老的墓穴不过区区如许。帝王谷六十几座墓穴,唯有图坦卡蒙的没有被洗劫,而出土的陪葬品已足够撑满整座埃及博物馆。若是那几位实力强盛的拉美西斯法老的墓穴没有被盗,埃及不知还得建多少博物馆。图坦卡蒙的物件布满埃及博物馆,他的灵魂已被惊扰,但也被络绎不绝的来自全世界更多的人赞叹不息。希望他的永生之愿能通过这种方式长存吧。

 

后来又去了哈女王神殿和哈布城。哈布城是拉美西斯三世的祭殿,如攻略所言,规模宏大,许多地方依然保存着相当完美的颜色。而且相对而言,哈布城的游人也少了很多,可以安安静静地徜徉在色泽丰美的柱群下,仰望那些美丽的画面,烈日中寻得一片美丽的阴凉地,发发呆,不作他想。

 

只是一个上午,我们又回到了旅馆,午歇后乘旅馆的快艇到对岸,跟船夫说我们想一路步行到卢克索神庙后面的露天市场。船夫说,你们步行的话,耳边的叨扰之声一定是络绎不绝的。果然,一如既往,在我们前往露天市场的二十多分钟的脚程中,路边的小店、马车、出租车一个接一个地叨叨,‘one dollor!one dollor!’小贩拿着围巾要往你身上挂,马车的车夫驾着马跟你好几步,尼罗河三角帆的船夫跟着你一直叨叨叨叨……好在我们已经练就了不理不睬的功夫。在露天市场,也同样是‘one dollor!one dollor!’不绝于耳。当然那只是他们的口头禅,只是他们招徕客人的一种方式,就像国内某些小店喇叭里反反复复叫喊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本店转让最后三天吐血甩卖……”。就像吐血价并非令店主吐血一样,在埃及的小贩那里,没什么是one dollor的。我们也练了一句口头禅,对上眼一些的物品,不管他开价多高上百几百的,我们还价的口头禅是‘Ten pound,Ten pound!’,坐出租车也是‘Ten pound,Ten pound!’。

 

回旅馆后,我又跟着快艇去看了一次夕阳。船开至一处乡村味十足的浅滩边,停下,等待落日的辉煌。一对英国夫妇、旅馆老板、我,四人坐在船顶,聊了起来,因为我今晚要离开这里,他们问我对卢克索的感受。我想了一会,用昨天清晨渡过尼罗河所感受的那一幕来表达。

 

昨日清晨,

朝阳还未露面,

船夫开动小船,

送我至对岸,

我准备去漫游阿比多斯,和美丽的丹达拉。

 

清晨的尼罗河,

河面上泛着清冷的雾气,

除了船的马达声,四周都很安静。

在不远处,

我看到一条小小的木舟,

一对阿拉伯夫妇,

奋力地划着。

 
 

 

他们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袍,

一个穿着黑袍,

我们似乎隔得不远,

因为我还记得和他们对视时的

眼神。

像油画一样。

 

我只是以旅行者的眼睛,

来感受这一切。

而不是切切实实地生活在这里。

 

也许是英语不够好,我在表达我的感受时,用的是一个一个的短句,但自己当时的状态却还好像是在那一个清晨里,所以说出来的短句子,自己感觉像诗句一样。

 

他们都看着我,微微笑,那位英国妻子突然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学习英语的呢?你的英语说得很好。

 

我笑,说,我们中国的孩子都是从小就学习英语了,常常有机会说的便说得很好,没什么机会说的,多年的学习自然而然便还给老师了。

 

后面这句我是直译的,是我们出国游玩经常调侃的话,不知她真听懂了没有,却也哈哈笑起来。英国人总是很有教养,即便不解对方之意,也会恰当地表达她的赞美。

 

他们没有到过中国,甚至都没有到过东亚、南亚地区。他们说日本很贵,中国很大,而且……笑笑,没有说。我想,似乎是BBC上传达的那些事吧。

 

日落后返回旅馆,我们在旅馆烛光晚餐——不仅留下卢克索的浪漫,而且,烛光不招蚊虫。这家旅馆的厨房是我们全程除了吃家乡味道的泡面外,最对中国胃口的了!听说这是埃及大餐。我们第一天到来时,晚餐,看餐单,其中有一页是“鱼·米饭·蔬菜·汤”组合的套餐,以为是像我们那种套餐饭一样,一盘米饭,上边摆几块鱼肉,几撮蔬菜,再配一小碗汤……结果,简直让我们目瞪口呆!先上了一篮蛋糕一样的面包,这在埃及别家都是馕,他们的却是考得香喷喷的面包,我们上手开吃了。接着上了三碟菜和一砂锅米饭,这三碟菜,一碟是埃及豆面酱拌的蔬菜瓜果沙拉,一碟是用什么炒的鱼、茄丁和青椒丁,一碟是炸鱼块,米饭是杂粮粉丝末饭,很有滋味。不一会儿,两碗汤也上来了,鲜美无比的海鲜汤呀,里面还有鱼肉丁和蘑菇什么的。这时已是一桌子铺开的架势了,以为齐活儿了呢。正心满意足地吃着,不想,大厨亲自上来了,脑袋上顶着大托盘,缓缓地,又给我们放下了两个砂锅菜——西红柿熬鲜鱼块、菠菜泥……

 

师傅啊,这也是我们的吗?!我们又惊又喜。

 

师傅笑。

 

哇,你太棒了!真是太丰盛了!而且非常非常美味!……我们大赞了一番。

 

师傅受宠若惊。

 

然而,那顿饭,我们死撑活撑,最后还是撑不下了,剩了小一半。看人家欧美人吃饭,只点一块三明治一碟沙拉,还用面包片把沙拉酱抹得简直都不用再刷盘子了。而我们,人家是怎么看我们的,好家伙,这两个人点了一大桌,剩了半桌,暴殄天物……

 

最后,我们怀着无比愧疚之心,问老板能不能帮我们打包放冰箱……老板去征询了厨房的意见,大厨本着艺术家一般的精神说,这些食物放到第二天就坏了。这次实在是太对不起大厨的创作了。那些欧美人天天吃三明治沙拉意大利面的,好不容易来俩中国人点了大餐,结果却剩下这么多,唉!

 

今天卢克索最后一顿,我们还想吃这道餐,所以特别地跟比划老板说,米饭要这么一点,蔬菜要这么一点点……一点点,合适我们两个的饭量就够了。最后,我们把上来的盘盘碗碗刮得底朝天。请老板连这几天的一切费用一起结了。后来一看账单,居然没算这一顿饭钱。为什么呀?老板说,因为你们这次吃得很干净、很开心。谢谢老板了,谢谢大厨,我们会以此为鼓励的。老板还各送了我们一幅纸莎草画。

 

临走时,同伴找到这几日为我们打扫房间的男孩,送了他一瓶清凉油。又给其他各人送了圆珠笔。小小礼物,实在难以表达我们的感谢。

工匠村,帝王谷中唯一的村庄。只是此工匠已非修建古埃及王陵的彼工匠。

从售票厅到帝王谷入口,还需坐一段环保车。

 

 

 

这便是狭义上的帝王谷的入口,再进去便要乖乖地存相机了。群山之下曾躺着六十几位法老王及其儿子们,虽然已不再建造扎眼的金字塔,但隐秘的地下室依然抵挡不住盗墓者的智谋手段。正应了那句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厚重的土石也掩埋不了金子外放的光芒。

同样,哈女王祭殿的售票大厅到祭殿所在,也还需要坐电瓶车。但目力所及的地方,我们向来愿意用11路解决

哈女王祭殿部分壁画的颜色,正被一点一点地修复。他们处理得很巧妙,没有修复得如西安大雁塔附近那些仿古建筑那样新。

包红头巾的欧美姑娘。外国女人为什么更愿意盘阿拉伯男人的头饰,而不是女人的头巾?

祭殿中的守望者,他想,这个是中国游客吧,我得跟她要一瓶清凉油啊!没有了?发完了?装听不懂?中国人也学精了。

 

 

色彩艳丽、深雕细琢的哈布城,为我的埃及神庙之旅画上了句号。

又一次在卢克索看日落。夜里九点多,将乘火车回到上埃及,将辗转至埃及的北部亚历山大港,不知道此生还会不会再到这里……别了,卢克索!

更多卢克索攻略
卢克索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