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多多 搜索 目的地/攻略/住宿 看附近
 
【奔向自然】非洲土地上角马的故事

月影轻舞

46788浏览,19回复

      角马是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种大型羚羊,它又叫牛铃。从它的屁股看像马,从头看像牛,还长着一对弯弯的犄角,可能是因为这样,人们才管它们叫角马。

      在草原上常常看见角马的队伍里混杂着许多斑马。那是因为斑马喜欢吃高层的草,而角马喜欢吃中层的新鲜嫩草,尤其是雨后草原上新长出的嫩草。斑马和角马在一起互不干扰,各吃各的,资源共享。

       角马的鼻子对雨水的味道很敏感,它能闻到50公里外的雨水味,每天可以走80——100公里,所以它们为追逐雨水,常常不停地行走。为了生存斑马也跟着角马一起行走、迁徙。

      角马可能是非洲草原上出镜率最高的动物。每年的大迁徙不知牵动了多少眼球,锁定了多少镜头。

      我们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许多国家公园都看到数不清的角马,可是只有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和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草原上生活的角马,才有一年一度大迁徙的习性。

     角马的迁徙征程遥远而艰险。3000公里的路途危机四伏,先要穿越狮子、豹子、鬣狗、豺狼等食肉动物埋伏的草原,后要跨越布满河马、鳄鱼、河岸陡峭的马拉河。马拉河横亘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和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草原之间,它是角马迁徙途中的死亡之河。每年迁徙的角马在草原上被狮击豹噬,在马拉河中受鳄鱼撕咬、同伴踩踏、拥挤溺水等原因而伤亡近30万头。但是迁徙成功之后,在角马繁殖季节会有50万只新的生命诞生。

       马拉河全长395公里,有近240公里在肯尼亚境内。马拉河的河面并不宽,河两岸有的地方陡峭、有的地方平坦,有的地方还有岩石。可是不知角马为什么不选择平坦、结实的地方过河,反而选择陡峭、易发生坍塌的河岸过河。

        河两岸被角马踩塌出许多缺口并留下清晰的足迹。

      马拉河里生活着有许多鳄鱼和河马。

      在角马迁徙的季节里,每天不知在什么时间、不知在那段河道上,都会上演一场场惊心动魄、万马齐奔的情景。动物世界的狂野、惊险和悲壮在角马渡河的瞬间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们就是想一睹这伟大壮观的场面,在角马迁徙的时节来到了马赛马拉大草原。

      平常角马是小群体生活,可在迁徙途中便汇集成千军万马,数量可达150万头。

      小分队向大部队集结。

      草原上角马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漫坡遍野、有序地移动,源源不断地向马拉河边涌来。

     这些角马很有组织纪律,队伍整齐、步调一致。它们肯定有个发号施令的统帅,还有各个小分队的小头领。

      我猜中间这只站着不动的角马就是个小头领。在行进的角马队伍中经常可以看见:一只角马面向行进的队伍站立,好像在催促它的部下,跟上、跟上。等它的部下都通过后,它就会跟上队伍。接着在另一段队伍中,又会看见另一只角马重复着同样的行为。

       我们跟随着一队角马来到马拉河边(树丛下就是马拉河)。

      在河边等了近3个小时。在这期间,角马队伍在河边徘徊移动了几次。司机小安说它们在侦查地形,在观察河里有没有鳄鱼,在选择从那块河床下水,在讨论让那个小队打头阵,......。角马队伍静静地等待着,好像大战前的寂静,它们在等待总攻的冲锋号响起。可是角马统帅最后下命令:今天不宜过河。接着角马队伍齐齐地掉转头,有序地向草原走去。

      非常遗憾,我们没有看到震撼人心的壮观场面。

      上二张网上搜来的片子。

        离开了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我们又去了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其他几个国家公园。在这些公园内也生活着许多角马,这些角马同马赛马拉的角马一样,喜群居、有纪律、追逐雨水、争夺地盘等等,唯一不同的是它们没有迁徙的习性。

      雄角马之间经常会为争夺地盘、争夺异性,而展开激烈的决斗。胜利者会得到它想要的地盘,还会赢得雌角马的青睐。

      角马群里的统帅相当有军事才能,在渡马拉河的战役中就已经充分展现。在坦桑尼亚的曼亚拉湖国家公园中又让我们看见角马智斗狮子的精彩场面。

      正午十分,一群狮子正在河边不远处的树下休息。

    这狮群里起码有3只成年雌狮还有几只幼狮。不远处一群角马边吃草,边向这边走来。 

    我们在不远处紧张地看着,不知将会发生什么惊险的场面。

      角马只顾低头吃草,好像根本没有发现危险的存在。

      狮子早早就看见了角马,只留一只在树前面观望,刚才还在树旁睡觉的狮子和其他狮子一起躲在了树后。

      角马快走到小树跟前了(角马的视力很差,它的嗅觉比较好),才发现狮子。这时,角马行进的队伍停了下来,齐刷刷地转过头,面向小树。

      我们在旁边看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危险!角马快调头撤吧!机会!狮子快出击吧!

      可是我们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几头强壮些的角马,面向小树形成了个包围圈。

      其它角马从包围圈后快速通过。包围圈在所有的角马都经过后,也快速安全撤离。

      啊哈!太神奇了!百兽之王被角马的阵势镇住了!原来狮子怕幼狮受到攻击,就乖乖地让角马通过了自己的领地。 

        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内的角马颜色比马赛马拉的要浅一些。

      坦桑尼亚塔兰吉尔国家公园内的角马。

         坦桑尼亚曼亚拉湖边的角马。

 

       坦桑尼亚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内的角马。

       我发现在马赛马拉和塞伦盖蒂草原上生活的角马,要比其他地方的角马看起来肥硕健壮,皮毛发亮。是那两个地方的水草更肥美?还是经过迁徙磨练的角马种群更优秀?

      坦桑尼亚塞伦盖蒂草原内,刚刚从马赛马拉迁徙过来的角马队伍。

      塞伦盖蒂大草原的面积很大,有好多地方水长流、草长绿,为什么角马还要冒着危险,乐此不疲地迁徙?

      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和伟大,我们只能带着对角马的惊奇和敬畏远远地、静静地注视着它们,它们也会沿着祖先走了千百年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更多马赛马拉攻略
马赛马拉住宿
相关
住宿
热门
度假
首页 攻略 目的地 住宿 发现